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摇钱树捕鱼机下载 >> 正文

【丁香收获】老牛酷毙了(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我们靠山村,这“老牛”不是那老牛,那老牛不是这“老牛”,因为那老牛是牛,这“老牛”是人,那老牛是这“老牛”养的牛。

“老牛”有大名,但是没人叫,都喜欢喊他昵称,如今已经六十岁出头了,伙伴发小还依然叫他“老牛”。听惯了自己的昵称,有时候竟然不习惯户口本身份证上的名字,晚辈们一声“牛大叔”“牛爷爷”,反倒感觉自己真的老了。“老牛”名叫牛得草,十几岁就下庄稼地干活,供养弟弟妹妹上学,支撑整个家。他父亲死的早,母亲家里家外的忙碌,辛辛苦苦挣口饭吃,累死累活的真不容易。牛得草看在眼里心疼母亲,坚决退学,参加生产劳动,为贫苦家庭增添一份微薄的活力。

那时候,在生产队干活,一个萝卜一个坑,享有吃闲饭优越性的不是牛得草这样的等级。为了多挣到工分,牛得草十五岁放了一年牛,第二年就跟随整劳力干活。有些时候由于年龄小,抢不上槽,捞不着好工种,净干烂眼子活,挨累不加分。打头的(工头领班)秉性严肃,要求严格,大帮哄干活,两眼睁一般大,没人姑息谁年龄小、体格弱,都是苦日子,谁也没有能力分担别人的份额。牛得草干活很吃力,一个不精细,就会被工头扯膀子拉回去返工。从那时起,牛得草一改往日的活泼开朗、爱说爱笑,变得内向孤僻、少言寡语,越来越坚韧不拔、任劳任怨,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一天天干好自己份内之事,没有过多的索求。这样,在别人眼里,有点木讷的感觉。本地人说他“肉个筋的”不爽快,不是咔崩脆叫嘶撒欢的那种,不好说笑,只知道闷声干活,像那挨了棒子也不哼声的老牛。有好开玩笑的说他是“老牛”,别人一起哄就叫开了,被人说笑成“老牛”,牛得草特别反感,这不同于“老张”“老李”的称呼,有取笑的意味,可是时间一长,他也习惯了。“老牛就老牛吧!叫啥都是称呼,不骂人就行。”牛得草想。

转眼十几年过去,牛得草早已锻炼成为老庄稼把式,除了有个不太雅致的绰号,没有其他毛病。由于牛得草踏实肯干,勤俭持家,很快就娶了媳妇,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一家七口人和睦美满,乐得老太太合不拢嘴。话说这一年,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各家各户有了可以自作主张的承包田,生产队里的农机具分发到户,牛得草跟其他几家合伙分到一台手扶拖拉机,算是临时生产合作组,第一年在一起主持田间耕作活动,第二年拍卖了拖拉机,各家单干。牛得草拿到应得的股份,到市场牵回一头浅黄色小母牛,以备拉犁拉车之需。这就是老牛家第一代农活畜力。

小母牛才三岁口(看牙齿判断牛马岁数),刚栓缰绳,还没上套干活,不会拉车拉犁,不是拉不动,就是败道往旁处跑,更谈不到运输货物和耕翻土地了。牛得草非常耐心地教导小牛拉车,首先交流感情,排除小牛的畏惧心理,互相熟悉了,再练习干活。牛得草连哄带骗,想方设法,一面投喂好草料让小牛吃着,一面轻轻把它推进车辕里,悄悄系好牛样子,放好鞍子,拴好车套。一切检查妥当,手握缰绳,轻声细语的吆喝“驾驾驾”,小牛自然而然地向前走,去到既宽敞又没有人车走动的地方,前走走、后倒倒、拐弯磨角,练习拉车。刚开始小牛觉得不适应,没有空身行走方便,只是累一些,没有特别痛苦。主人对它又是和颜悦色,一主一仆,散步游玩一般,如此没用多长时间,小牛就轻车熟路,学会了车载货物,继而学会了拉犁翻地。牛得草高兴极了,心想再不用发愁了。

牛得草精心饲养,一天三顿饲喂细草精料,早晚用铁梳子和扫帚清扫梳理皮毛,每天清理干净圈舍,还要铺上干净柔软的杂草,让小牛休息解乏。干活的时候,在小牛旁边加个绳套,牛得草帮着小牛拉车拉犁,有些货物认可自己背背扛扛的,也不用小牛驼,怕小牛劳累伤力影响成长发育。干完活以后,牛槽里填上草料让小牛吃着,自己再休息吃饭。街坊邻里都说牛得草人好心细,把老牛当老婆养活。牛得草就反驳他们:“你们让老婆住牛圈啊!”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小牛终于长成了大牛。你看它头至尾身长八尺,黄白色毛皮光亮纯正,骨架周正匀称,头颅偏小,头顶双角呈抱月状,双睛有神,鼻子光洁,嘴巴干净,身架壮硕,体现出正宗的优良品种。最值得牛得草夸口的是:这头牛的脾气好,行动沉稳,特别温顺老实,凡是畜力所及的活计都能胜任。十里八乡都知道靠山村的牛得草养着一头优秀的夏洛来牛,自己就能拉一副犁杖,地里的庄稼好,全凭有那么好的大母牛。因此,牛得草跟村里第一家买四轮车的人家一样远近闻名。大母牛抢了他的风头,牛得草毫不介意,反倒更加细心的照料大母牛,大母牛在自己眼前长大,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舍不得委屈了它。

这一年,大母牛生了一头小牛犊,是个牤蛋子,长得胖乎乎的,非常壮实,惹人喜爱。母从子贵,在牛家人,甚至在街坊邻里眼中,大母牛犹如吉祥物一般。

时间犹如白马过隙,好像眨眼间,牛得草的儿子就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要不是女方找上门来,牛得草还蒙在鼓里,老两口正愁儿子成家哩。市场经济刚刚起步,农民自家种田才两三年,那时候物价低廉,粮食亩产量不高,田里收入不多,加上原本就穷得掉底儿,如今没有攒下多少积蓄,面对儿子成家在即,收支捉襟见肘。想到当爷爷奶奶,心里激动,但是,被女亲家指到鼻子上数落,心里立即挽了个大疙瘩,真堵得慌啊。“他妈的,这兔崽子胆大包天!竟敢干这丢人现眼的事,我这脊梁骨都得被人用手戳折喽。”“唉!他爸,骂归骂,这事得办了不是?”“办,办!都他妈生米煮成熟饭了,能不办吗?可是咱手里这点钱……咋办啊!”

几天过去,老牛家还没想出万全之策,女亲家又来兴师问罪了。牛得草再怎么少言寡语,这会儿也要鼓舌如簧,好话说上一火车。最后,老两口指天画地、祈愿发誓,答应一切按常规办法合理安排,尽快完成孩子们的终身大事。牛得草向来一诺千金,做事清清白白,从不敷衍,当即翻箱倒柜,求亲靠友,张罗办事所用资金。该想的办法都想了,还是缺少一千多块钱,愁得老两口茶饭不香,做梦都在找钱。

这天早晨,牛得草刚睁开眼,就嚷嚷着让包饺子。老伴儿心里烦,可是一向顺从惯了,准备去“快乐食杂店”买猪肉,脚还没迈出门槛就被叫住。“你干啥去?”“我去买肉,你不是要吃饺子吗?”“买啥肉?包素馅儿饺子。”“啥!你不是嫌乎不香吗?”“不是我吃,哎呀,你就别管了!让你包你就包,包素馅的。多包点!”“嗨,这老家伙,你不吃谁吃?”老伴儿心里纳闷,手上没有迟疑,先和好白面团儿醒着,菜园里有蔬菜,砍了棵圆白菜,切碎剁细,添加了熟豆油、精盐、鸡精、十三香等一些佐料,搅拌均匀,忙乎了一阵子,包了两大盖帘。那边牛得草已经烧开了水。“行了,你去歇着吧,这里我整。”牛得草锅上锅下忙着。一会儿,饺子煮熟了,大盆小盆盛了好几个,那边老伴儿放好炕桌,等了半天没听到动静,找到厨房没找到,原来煮好的饺子都晾在院子里。“这糟老头子!你不吃,整院儿里来干啥?”“我根本就没想吃。”“嗨,他爸,不吃你让我挨累?你不吃我吃。”“你也不能吃。”“嗨嗨,你不吃,也不让我吃,你到底想干啥?”煮熟的饺子谁也不吃,搁谁都得纳闷。牛得草不顾老伴儿生气进了屋,自己在院子里看着,生怕被野猫野狗叼了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晾凉了饺子。牛得草端着一盆饺子进了牛圈,一股脑倒进牛槽里,用木棍儿来回拌了拌,嘴里念念有词:“老伙计吃吧,吃得饱饱的。”老伴儿在身后看到这场景,认为老头子愁疯了,都是孩子的婚事闹得,心里想着,眼里忍不住泪水。“你哭啥?喂老牛吃点儿就心疼了?往年过年过节不都是这样吗?”牛得草以为老婆心疼那点饺子,气得直瞪眼。

老牛家有个规矩:过年节,人吃啥,喂牛啥,这是祖上一辈辈传下来的祖训。牛氏先祖认为:老百姓种地全倚仗老牛拉车拉犁,运送粮食货物,一年到头辛辛苦苦,没功劳还有苦劳呢,做人不能算计哑巴畜牲,只有它们活得好,才能给人多出力干活,人才能过好日子。牛得草继承了祖辈人的信条,每逢佳节,都专门给老牛包素馅饺子吃。这天不是过节,但是,牛得草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敢跟老伴儿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怕忍不住扇自己嘴巴。他不说,老伴儿也不问,问也问不出答案,这些年两口子就是这么过来的。

这一天,牛得草一个饺子也没吃,也没吃一顿饭,一刻也没离开老牛身边,一会儿添点儿草;一会儿添点儿料;一会儿添点儿饺子,不敢让老牛吃多喽,怕不容易倒嚼(反刍);一会儿又把老牛牵出圈舍晒晒太阳、喝喝水;一会儿用树樱子做的扫帚把老牛身上打扫干净;一会儿用锯板做的梳子为老牛梳理皮毛,又把圈舍清理干净,再铺好干土干草。忙碌完了,拿出烟袋抽着,陪在老牛身边,望着为家里劳累了好几年的老伙计,牛得草心里一阵阵难过,他轻轻抚摸着老牛光滑的脊背,紧紧搂着老牛的脖颈,他真想哭出声来。也许,老牛有什么预感,看着主人跟它亲昵的模样,也是泪眼湿润,时而把脸贴到牛得草身上;时而用鼻子拱拱牛得草的衣襟;时而伸出舌头舔舔牛得草的手。在牛得草眼里,他的老牛总是那么温顺沉稳、善解人意、任劳任怨;在牛得草心里,早已把这头牛当做家庭一个成员,从来没有过一丝错待;在牛得草嘴里,经常向街坊邻里夸赞自己家的老牛,那真是好得“去了屁眼儿没疤瘌”。牛得草毫不掩饰地说:“我家的老牛要是脱成人,准是个美人胚子!”有人取笑他:“拿它当老婆得了。”牛得草就会假装唬起脸来:“那可不行,它是朋友,做不得老婆。”心里想着往事,牛得草禁不住一声苦笑。唉!人啊,最是没有能耐的东西。

这天夜里,牛得草搬了个凳子,坐在牛圈里待了一宿。老牛太太最懂老头子,心疼也不好打扰他。儿子大牛了解爸爸的脾气,明白爸爸的忧愁,为了心爱的媳妇;为了有个美满的家;为了儿女绕膝家业兴旺,心里也挺内疚,但是,他不能错过、更不能放弃来之不易的爱情,等到过了这道难关,相信媳妇会跟自己一起孝顺爸妈的。就这样,一家人怀揣着各自的烦恼,进入自己的梦乡。

第二天早上,不见了牛得草和老母牛,牛圈里只剩下二岁的牤蛋子,看到老牛太太,瞪着眼睛“哞哞”叫。“咋都睡得这么死?牛犊子这么叫唤都没听着。”“妈,我心里有事,开始睡不着,后半夜就迷糊过去了。”“唉!你心里不好受,我就好受了?没觉睡不着,一觉就大天地亮了。”“快找找你爸!”“妈,没事,八成放牛去了。”母子俩都这么认为,可是快到中午了,也不见牛得草回家,这才焦急起来。村里村外找了个遍,没有人知道牛得草去了哪里?不过二十四小时,报警也不能立案。没办法,等着吧。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牛得草一个人蔫头耷脑的回来了,好像走了很远的路,很疲惫的样子。“他爸,你干啥去了?饭在锅里坐着呢,赶紧吃饭吧。唉,你上那屋干啥呀?”牛得草不搭理老伴儿,也没跟任何人说话,径直奔向西屋关上门。等街坊邻里走后,老牛太太来到西屋,一进门,正看到牛得草急着擦眼泪:“咋的啦,老头子?你咋哭了?”“净瞎说,谁哭了!饭好没?赶紧吃饭,可饿死我啦。”

农村人的饭桌,就是家庭会场。今天这次会议,主要敲定了大牛的婚礼问题。令全家人瞠目结舌的是,牛得草从三角兜里拿出整整一千五百元钱,“嘎嘎”响的崭新大团结。“爸,哪来的钱?这么多!”“别问了,跟你丈母娘说,就按她订的日期,抓紧把婚结喽!”看到牛得草一脸严肃的说完,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谁也没有再提出任何疑问,眼下结婚要紧。

头一天还因为没钱憋的愁死人,第二天就过彩礼张罗结婚,大家猜测,“老牛”把他家老牛卖了。牤蛋子不吃不喝,院里院外的游走,跑遍了村里村外,一声声撕心裂肺地“喊妈妈”,却不见大母牛的影子,牛家人不糊涂,但是,谁也不敢问牛得草,因为牛得草病倒在炕上了。有几次牤蛋子在院里“哞哞”叫唤,老牛太太偷偷看到老头子悄悄抹泪,他是真心疼他的老牛啊!

转过年来,春暖花开,牛得草抱着大孙子在街上遛哒。大牛像老爸一样,连哄带骗,想方设法教导牤蛋子学拉车。可惜,大牛没有“老牛”的耐心,小牛没有老牛的温顺,学习过程不顺利,结果不令人满意。好在“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好歹教会了牤蛋子基本要领,拉犁耕地不成问题。

这天,小两口赶着小牤牛到地里干活。翻地扣成垄,要事先捞旱拉子,把垄上的秸秆儿茬子撸倒,再破茬起垄。趟地地跟扣地不同,趟地是老牛拉犁顺着垄沟走,夏天铲趟管理时,把土壤推送到庄稼苗跟前,整条垄表面完全呈现新土层,起到即除草掩盖草芽又松软土壤的目的。扣地是耕翻成垄,保证春季正常播种,首先要破茬起垄,老牛拉犁沿着垄背走,把垄破开两瓣儿,一去一回叫一个来回,一个来回就合成一条新垄,两条新垄就要压上滚子,压上过滚子为了使土层紧密保垧,再顺垄沟像趟地一样做第二遍叫掏垧,之后还要压第二遍滚子,防止水分流失。这时用的滚子是木头做的,不同于打场脱粒用的石磙子。由于新翻土地水分多,圧滚子最容易粘土,有时候没走多远,木滚子已经变成亚腰葫芦,起不到平整垄面的作用,以前用手滤子播种,垄不平,种苗疏密不均匀,就要及时清理滚子。大牛撒开缰绳到后边清理粘土,没想到小牤子拉着滚子就跑,不听主人大牛的吆喝,像毛了(动物受到惊吓,行为不受精神支配)一样,一路狂奔。谁说老牛行动迟缓,跑起来令人撵不上,一会功夫就进了村子,好在一直奔回家。把大牛气得要命,抱过一捆架条,就要鞭挞小牤子。

陕西专业癫痫病医院
继发性癫痫能治好吗
后天性癫痫病该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