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岩寺天气 >> 正文

【酒家-小说】沉重的爱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用爱的名义来“绑架”自己所爱的人,结果只能是向相反的方向发展,爱人没有了自己呼吸的空间,在窒息的空间不能自主的呼吸,最后只能选择逃离。

【一】

韩远只见过林小乔一面,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林小乔这个娴雅的女子,林小乔的五官谈不上出色,组合到一起却是十分的“标致”,而更加吸引韩远的是林小乔身上特殊的气质,她有着古代美女的典雅和现代女孩的灵气,在韩远的眼中林小乔甚至有种如仙女般的飘逸。从遇到林小乔的开始,韩远的眼前便一直晃动着林小乔娇小可爱的模样,韩远沉睡了多年的情感世界一瞬间便被唤醒了,心中涟漪不断,那感觉就像无数只小虫子在他的心尖儿上爬行,痒且兴奋着。

韩远曾固执地以为“一见钟情”只不过是某些导演在电影、电视剧中设计的用来赚少男少女们眼球的情景剧而已,可自从与林小乔相遇后,韩元忽然顿悟:原来“一见钟情”不但真实地存在于现实生活之中,而且还奇迹般地发生他韩远的身上,那种感觉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时的情形,他们似乎早已见熟识了多年,最起码,韩远是这样认为的。

从小到大只要韩远认定的事情都会全力以赴坚持不懈地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直到现实为止,韩远就是凭着一股韧劲儿才从大深处走出来的,他一边勤工俭学一边读书,研究生毕业后,又考取了这个沿海城市的公务员,融入了都市之中,就韩远的工作以及自身的条件,找个城市的女孩做女朋友,并不是困难的事情,热心的同事帮他物色过好几个不错的女孩,可惜那时韩远那根关于爱情的神经一直都在沉睡着,迷迷糊糊地与那几女孩擦肩而过,直到遇到林小乔。

而当韩远强行挤进林小乔简单而快乐的生活的时候,林小乔与男朋友周林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大学校园是一片纯净的天空,没有社会中的复杂性更没有社会中的物质化,恋爱中的男男女女也仅仅是停留在精神层面满足着彼此之间的需求,林小乔和周林也像大多学校园中的男女一样,他们的关系仅仅限于拉拉手,散散步,看看电影,说说情话儿已。而韩远的介入,让林小乔简单而快乐的生活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韩远认定林小乔就是陪伴他走完一生的那个人,他对林小乔展开了迅疾而猛烈的爱情攻势,那气势如滔滔洪水源源不断。韩远的这种“过激”的行为将林小乔一时间置于迷雾之中,她因迷惑不解而不知所措,同时又有着些许的新奇,就像一个吃惯了粗茶淡饭的人忽然间见到了一桌子丰富的美味佳肴,既有想吃的欲望,却又因为不知道其中的味道而迟疑着,兴奋着,向往着,同时林小乔还有着隐隐的担忧。

韩远送来了那束火红的玫瑰让林小乔那颗少女的心感动不已,没有女孩子能抵御鲜花的诱惑,更何况是代表着爱情的玫瑰花呢?可一看到周林那张拉得很长的脸,林小乔只得装作若无其事地把那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扔进了垃圾筒,心疼着玫瑰花的下场,嘴上却说:“这个人也太马虎了,送花也会送错,只可惜了这束玫瑰花了。”一旁的周林没吱声,心里却一阵冷笑:名片上明明写着你林小乔的名字,是可惜了那些花还是可惜了送花的人呢?由此,周林和林小乔的关系变得开始微妙起来,如清风细雨中忽然降下了几颗硕大的冰雹,带着丝丝的冷气,有点儿突然,有点儿让人措手不及,又有点儿意外。

简单而快乐的女孩林小乔开始有了烦恼,她常常望着窗外发呆。

同窗好友朵儿拉着林小乔的手,悄声问道:“小乔,怎么啦?垂头丧气的?”

林小乔随手拾起地上的一片落叶把玩着:“还说着,烦死了!”

“因为那束玫瑰花?”朵儿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

“是啊,我都已经把花儿扔掉了,周林还总是拉着一张长脸,朵儿,你来评评理这能怪我吗?我又没让那个人送花,跟你说,到现在为止我还丈二和尚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周林这个醋坛子倒来劲了对我不理不睬的。”一片树叶被林小乔撕扯成两半。

“你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

“不认识,干嘛给你送你玫瑰花,怎么不送别人?”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总得有点理由吧。”

“能有什么理由?你还记得不久前,咱俩一起出去逛商场吗?”

朵儿恍然大悟状。

【二】

热恋中的林小乔每到周末都会和周林粘在一起,他们不是出去逛街,就是看电影,单纯的林小乔和周林在一起是快乐的,两根糖葫芦,一袋爆米花就能让林小乔很满足,小女生的眼中的幸福很简单,有人陪,有人爱,有人牵挂。

这个周末,周林好说歹说才让林小乔承认了这个周末不能陪她的事实,如果周林知道他的这次缺席竟给了韩远长驱直入的机会的话,相信他就是有再重要的事情也会暂时放放而陪在林小乔身边的,人生就是这样,往往一次的疏忽就错过了一生。

此时,林小乔在宿舍毫无生趣,她呆呆地望着一边专心看书的朵儿,心中暗暗寻思:书里面真的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吸引朵儿吗?

“朵儿,看什么这样专心致志?”林小乔歪头瞧着朵儿,有了一种想钻进书中看个究竟的欲望。

“《飘》,一本外国小说。”朵儿课余喜欢看小说,她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看书上,每一本小说都是一种不同的人生体验,你不可能亲身去体验各种各样的生活,却可以去小说中体会和感悟,这是朵儿放在嘴边的话。

“朵儿,别看了,咱俩出去逛街吧?好吗?”

“你那个白马王子咋不陪你了?”朵儿埋在书中,连头都没抬。

“他说有重要的事儿脱不开身。”林小乔如实说出。

朵儿把书签夹在正在看的页面上,合上了书本:“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现在想起我来了?不去。”朵儿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好朵儿,我给你买糖葫芦吃。”林小乔展开了温柔战术,每当这个时候朵儿都会缴械投降。

“真受不了你,好吧,看在糖葫芦的面子上拯救你了,出发!”

林小乔和朵儿就这样出现在了某个大商场中,就这样鬼使神差地遇到了购物的韩远,让林小乔平静而单纯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小乔从小接受的是“不能和陌生人说话”的传统教育,进入大学校园的她,忽然对父母的教育有了怀疑,世界上好人那么多,哪有那么多的坏人呢?人都是从陌生开始慢慢熟悉起来的,就像她和周林,他们不是相处得很好吗?可自从韩远介入了她的生活,周林就像变了一个人,埋怨林小乔三心二意,对她冷眼冷言冷语不理不睬的,这让林小乔的心里很不舒服,而那个韩远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出了错,每到周末都会来学校门口等她,他到底要做什么呢?还嫌她的生活不乱吗?林小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自从那次在商场遇到了那个韩远,她就像被巫师施了魔咒一般,韩远像鬼魅般如影随形跟随在她的周围,而周林的冷漠让林小乔觉得委屈而无奈,脚长在人家身上,他要做什么,哪里又是我林小乔能够制约和阻止的呢?林小乔曾经多次严肃地警告过韩远,“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韩永远却总是一副笑嘻嘻的面孔:“小乔,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小乔还能怎么办?她就像只被捕的羔羊,唯一能做的就是奋力地逃离开他的视力范围之内。

自此,林小乔只要一见韩远等在门口便会远远地避开,而一厢情愿的韩远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腿,更管不住的是他那颗想接近林小乔的心,他只不过是想看看林小乔仅此而已,可每一次都只看了个靓丽的背影就不见了林小乔的身影,韩远苦于找不到接近林小乔的突破口而烦恼不已,而他的这种近乎火热的方式,不但没能感动林小乔,相反,却让林小乔产生了强烈的厌恶情绪。

一厢情愿的韩远处在单相思的苦海之中无法自拔,他常常会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一米八三的个子,体态挺拔,五官端正,国家公务员,人不丑,个儿也不矮,怎么追林小乔就那么难呢?真应了那句话男追女隔层山,韩远对于林小乔的漠然既束手无策亦无可奈何,即使这样韩远从没有想过要放弃,他相信以他的毅力有朝一日一定能赢得这个林小乔的芳心。

而此时林小乔和男朋友周林的关系却因为韩远的介入而变得不冷不热起来,眼看就要放暑假了,林小乔决定独自一个人回家和父母一起过个轻松的暑假,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和周林要不要继续下去?如何让韩远死了想要接近自己的心?能够暂时远离这些烦恼,林小乔压抑的心忽然就松弛了下来,心想:韩远,你再怎么纠缠,总不能追到我的家乡吧?林小乔暗自感谢着中国教育的好处,大学生同样有享受假期的权利啊。林小乔并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的重心几乎都放在了如何甩掉那个发错神经的韩远的身上,对于周林倒有些无足轻重了。

就在小乔一身轻松地下了火车,提着行李暗自庆幸的时候,猛一抬头,那个对她施了魔咒的男人,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露出了一脸的灿烂。

“你?!怎么又是你?!”小乔几乎要晕倒了,鬼魅啊。

“小乔,你听我解释,我,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一个假期看不到你才赶过来的。”发自肺腑的话语听到小乔的耳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小乔终于愤怒了,“请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让我一个人轻轻轻松松和父母过一个假期,可以吗?!”林小乔的语意坚决却带着一种哀求的味道。

“好吧。”良久,韩远艰难地回答,眼中闪过了一丝痛楚,转身离去。

【三】

林小乔如愿过了一个轻松的假期,她已经想好了:周林若想跟她再续前缘,像以前一样爱护她,她还可以考虑是否与他和好如初,如果他还是一副小肚鸡肠的样子,就分手好了,只因为一些误会就已经对她如此,如何能托起她幸福的一生呢?至于那个韩远,或许他早已经把自己忘了吧,对于韩远林小乔抱着侥幸的态度。

暑假过后,小乔风尘仆仆地启程赶赴就读的大学,当她赶到大学校门口附近的时候,便听到有人在背后喊她的名字,这个声音一下子把林小乔拉回了这个世上有个叫韩远的人对她死缠烂打的现实之中,林小乔想也没想像躲瘟疫般向学校的方向飞奔而去。

就在此时,一辆大卡车迎面而来,眼看就要撞到惊慌失措的林小乔的身上,而当林小乔意识到危险时,想躲开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猛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林小乔推到了一边,林小乔跌跌撞撞地倒在一旁的同时,听到了尖锐的急刹车声响,紧接着便是几声惊呼,危急时刻,韩远推开了林小乔,而他自己却倒在了血泊之中。

急救车闪着灯呼啸而来,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林小乔好像沉睡在一场睡不醒的恶梦之中,她莽莽撞撞地被医护人员带上了急救车。

经检查,林小乔只是擦破了表皮,而韩远却被大卡车轧成了小腿部粉碎性骨折,必须接受手术治疗。

望着抢救室的灯不停地闪烁着,林小乔大脑几乎麻木了,她无力地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呆呆地盯着那闪烁的灯,心里默念着:韩远,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死啊。此时,生命的力量胜过了以往无数的纠缠,林小乔不再在意以往的纠缠,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韩远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有意外啊。

三天后,当脱离了生命危险的韩远,第一眼看到陪在他身边已经疲惫地睡着了的林小乔时,他无声地笑了,露出了整齐而洁白的牙齿。

韩远伸出靠近林小乔的那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林小乔那漆黑的有些零乱的长发,想再去拉拉小乔的手,不想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咧了咧嘴倒吸了口凉气。

林小乔醒了,她慌乱地捋了捋凌乱的头发,嘴中一个劲儿地说着:“别动,你刚刚做完手术,不能乱动的。”语气竟有了些许的柔情。

【四】

林小乔的内心是矛盾而复杂的,望着韩远痛苦地躺在病床上的情形,林小乔怎么也恨不起来了,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是为了救她林小乔才落得如此痛苦不堪的,如果当时不是他在情急之中推开了她,那么躺在这里的将是她林小乔,又或许她林小乔已经告别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虽然这场车祸的前提是:倘若没有韩远强行走进林小乔的生活,她林小乔也不会拼命地要逃开,那么就不会有迎面而来的大卡车,车祸将不会发生,林小乔这样推理下去的时期候,忽然觉得自己简直太残忍太蛮不讲理了。林小乔曾经侥幸地以为等到她回次回到学校的时候,韩远早已忘记了她,没想到第一天回学校便与韩远不期而遇,出于本能林小乔不顾一切地想要逃开,意外就这样发生了。可是,韩远为什么会不顾自己的安危而推开她呢?韩远真的是因为喜欢自己,而那种喜欢已经甚于他的生命了?而她却一直冷冰冰地待韩远,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心事重重的林小乔回到了学校的宿舍时,正好朵儿也在。

“小乔,什么时候也学会玩失踪了?连个影子都难见到?”

“韩远受伤住院了。”

“韩远住院了?你们走到一起了?”朵儿有些惊诧。

“他是为了救我,受伤的。”林小乔轻描淡写地说。

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
中国癫痫病权威医院
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