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美女穿脱丝袜 >> 正文

【江南小说】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爱他,如此痴狂。一份青鸟的心,彼岸花的孤独,花叶生生两不见的爱恋,成为她为爱远走的依赖,她寻觅他,寻觅那份被搁浅的爱。

--前言

文/走走

相传在满地盛开着彼岸花的奈何桥上,桥尽头有一个女人唤作孟婆。桥的两边是忘川河,这段路也被称作黄泉路。凡是每一个从这里经过的人,孟婆总是会递上一碗汤,前世浮沉得失都随着这碗忘情之水灰飞烟灭。然进入六道,投胎转世。

但总有一部分人,或因情偏重,或因恨太深,不愿了却红尘记忆。孟婆女无奈,只得答应。但必须要跳入忘川河受尽千年水淹火炎之煎熬,方能转世投胎。这一群重情之人,孟婆都留下记号,他们的脸上,有着笑靥。俗称,酒窝,梨涡。他们带着前世记忆,来寻找他们的恋人。

一间杂志社,一身素白俊俏的女子在杂志上无意间看到这段文字,情绪被这传说勾起。她梨涡浅笑,左半边露出笑靥,她就像杂志上说的那般,她在等着一个男人,或者说是一个叫苏牧城的男人。

她唤作蔓儿,她幻想着童话,亦或是神话,反之是美好的故事,她都无比的热爱。

彼岸花的花叶是相勃的,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这样的话用在蔓儿和苏牧城身上也不为过。两个彼此相惜的男女在一家杂志社的两头。一个在杂沓的生产部,一个在写作间。

蔓儿眼里的苏牧城,永远都在伏案埋头写作。那笑靥的传说,就出自这工作间。那般美好的事物,被他的涂抹变得美轮美奂。她深深的迷恋他笔笺下的文字,一字一句,敲动她的心。

彼岸花开的那般静好,在孤独的忘川河旁。蔓儿每日清晨都要从他的门前经过,每一次,心会泛起涟漪,弄的春心荡荡漾漾。她低头浅笑,这样的男子,外表温文尔雅,又有一副女人妖娆。他的右边有一个酒窝,正与她所相配。

2.

她爱童话,但却被童话抽了狠狠一鞭。她在角落里望着那美好的女子,身材优雅而性感。翻看自己,毫不犹豫的低下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岗位。她和他不配,而那朵女子,才是他的归宿。她会在她的工作的案子上写上这么五个字——这就是宿命。

她不深望那一个叫苏牧城的男子,或是说不敢奢望。蔓儿也是知道,他就是她一直等的那个男人。她的贞洁,她的初吻,在懵懂的时期就誓言留在那么一个人身上,至于怎么分辨,她归结为,一见钟情的情。但如今,她或许会傻到在这房间里静候他,静候那妙龄女子转身,离开他。

有时候她也会大发牢骚,为什么对的人,对的一切,却是错的遇见。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妈妈,向她哭诉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让她如痴如醉的男人。她妈妈说,去争取吧,把他带回家。她哭的更加汹涌,她点点头,随之又摇头。她就是这样矛盾。

工作间依旧邋遢,到处碎纸屑,钉书机的声音唧唧作响。他上班,她下班。他写完稿收拾案子回家,她开始工作。花叶生生两不见,他们亦是不见不遇。

3.

他醉了,在路边踉跄拖着着身子走。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这般颓然。让她心疼,刺骨的疼,甚至有眼泪。

蔓儿拖着他走,累的小嘴里直吐喘气。其实蔓儿不是个胆儿大的女子,她从小连男生的手都没握过。他叫嚣着,放开我,放开我。虽这么坚定着说,可步伐却趔趄不堪。

回到她住的地方,重重的将他扔在床上,脱掉他的鞋子,他还在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兴许是在呓语,又或许在说脏话。房间里有淡淡的酒味,淡淡的烟草味,还弥漫着,那么丝暧昧。

她累的气喘吁吁,但端望着他,伫足许久,弥漫着暧昧的夜,显得有些冗长,又兴奋,这份兴奋,一定被压抑久了吧。她看着他的眸子尽是溺爱,她不知道他需要什么,就这么一直这么看着。

她累了,就躺在他的身旁,静静的,夜都悄悄的。

睁眼闭眼间,天已是大亮,蔓儿被他的叫渴声惊醒。赶紧跑进厨房端来一大杯水,他的嘴已经干燥的溢出血。昨晚真不知道这个傻瓜喝了多少。咕咚咕咚喝下慢慢一大杯,蔓儿惊叹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喝这么多水。

他舒坦的啊了一声,然后叫着头疼,像个年幼撒娇的孩子。很快就又朦胧着双眼睡去。

4.

把这些吃下去,赶快,快快。

蔓儿掰着他的嘴,往里面丢药,是她从附近的医院买来的解酒药,医生还说他或许是酒精中毒了。

他醒来时,茫然的望着蔓儿的房间。他问,这是哪里?

她从厨房跑进来,紧张的说,这里是她的家。他有些回忆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不停的揉着太阳穴。蔓儿有些不知所措,轻咬贝齿。又跑回了厨房。

他和她其实是陌生人,很陌生很陌生那种,话都没有说过。被突兀的带到她的家,应该会很不方便。可彼此之间却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或许前世真是一对恋人。

他被父母和那个女人逼婚,他不从,被赶出来之后,便毅然决然和那个女人分手。

原来他和她一样,也都是坚信自己的爱情,只是家庭大不相同罢了。

她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对他讲,她爱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看着他的神情,没有开口,更多的是一种惺惺相惜吧。她笑了,在他面前笑的微微怏怏。

她和他成了朋友,很普通的朋友。她依然深爱着他的文字,还有他埋头写作的样子。她没去打扰过他,每天从他身前经过,只是彼此之间那份默契,一个眼神,一个点头,都会让她兴奋一整天。她案子上的那句宿命,被她涂改为——足够了,我知足了。有时默契就是这般使然。

5.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她没有再看到他的文字,一个苏牧城为署名的文字。

他的手机号无法接通,头像也成了灰色。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人见过他,没人知道他在哪。总之,他再也没能出现在蔓儿的眼前。

有人对蔓儿说,他被他父母逼迫去了澳洲。澳洲,这个名字蔓儿不熟识,她看了地图,地图上短短的距离,她惊叹,好远。

蔓儿无意间从总编辑的话里得到了他的消息,还有他的电话。她颤抖着许久,拨通了那个归属地在国外的号码。

电话那头响起了磁性的声音,她的泪毫无征兆的喷涌而出。她在那一刻,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决定,她要去澳洲,去寻找他。“听说那里的气候很好,我也想去那个地方,我能去找你吗?”话里透露着浓浓爱意。

蔓儿收拾着自己东西,她仅仅是知道他在悉尼地址。她也是不会说那里语言的,甚至是英语。

她计算着路费,计算着吃住。至于找工作生存下去,那是后话,她现在只为了寻找他,见他哪怕是一面。

6.

客机上,她的眼泪肆意的流。周围的人都看着她,就像是孩子找不到妈妈,迷失在了人流一样。可他人不知,那是她幸福的泪。

她发誓,这一次,她如何也要讲出那份爱。抑制在内心深处的那份美好,不能磨灭,他是她所寻觅多年的男人,她要生生世世与他在一起。

她爱他,如此痴狂。一份青鸟的心,彼岸花的孤独,花叶生生两不见的爱恋,成为她为爱远走的依赖,她寻觅他,寻觅那份被搁浅的爱。

澳洲,一个气候温和的国家。这里太符合他的性子了,确实是理想之地。

她再次拨通他的电话,那头焦急的问她,在哪?

蔓儿说,在澳洲,有你的那个国家,来机场接我吧。

机场上空轰鸣声飞起大落,仿如她心情。那般开心,失落。她找到他而开心,陌生的国度而失落。这里和中国天壤之别,更别说亲切,唯一使她亲切的,是她嘴上的苏牧城吧。

蔓儿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她不知道餐厅在哪里。就一直在飞机的出口处等,一直等。掏出手机,打给了父母,刚一接通,就泣不成声。她嚷嚷着想家了,想起了家门外的小巷子,想起了她的父母。可一切都晚了,她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凑不够。

第三十六个小时,他终于来了。蔓儿已经快要奄奄一息了。看到苏牧城,她笑了,开心的笑了,一直笑到眼泪都流眼眶,只听见苏牧城愤恨的说,傻瓜,为什么要这样。然后便昏厥过去。

醒来时,她坐在车里。苏牧城在开车,旁边坐着一个女子。那曼妙的女子,她认得。她的眼神暗淡了,仅存的那亲切,被灰飞烟灭。

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再联系她。一切,原来是误会。这几个字眼出现在蔓儿的脑海,视线,充斥着她的大脑。她几近崩溃。

7.

告别了苏牧城,她又回到了机场。一来一回,仅仅七天。她又说,够了,我知足了。然后眼泪哗哗的流。

她欺骗苏牧城说,别自恋了,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来这里找亲戚。然后呲牙咧嘴的对着他的妻子笑。而那女人只不过是用讽刺的眼神看着她。

苏牧城和他的妻子都懂,但那些谎言,还是不要拆穿的好。她甚至连泪都没法肆意的流,她在他的面前是何等的卑贱。苏牧城竟然会想蔓儿是来当第三者。

突兀的想起彼岸花的故事。花叶生生两不见,而她连彼岸花都不如。开的再美,叶,终究归根。

(完)

治愈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有什么治癫痫病的方法
哈尔滨癫痫哪个医院最好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