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交通违章查询深圳 >> 正文

【江南小说】左岸番茄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失业的那天和男友米克同居了。

我的男友是我大学同学,他学的是网络工程,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有人说大学是恋爱的温床。确实不假,及其无聊的男生女生刚进校门便纷纷开始寻觅对象。我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男友米克的。我曾经问他喜欢我什么,他说喜欢我的名字——梅青,这个名字很有江南美女的水色味道。他问我喜欢他的什么?我也回答喜欢他的名字——米克,这个名字太西洋化了,可以让人联想到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我们因为喜欢相互的名字而恋爱,在四年大学时期一切还是顺风顺水地过来了。大学毕业以后,我们怀揣着报效祖国的梦想同时来到北京,但是,冰冷的现实彻底瓦解了我们幼稚的梦幻。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面试,最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我不得不到一家私立幼儿园当教师,他也不得不到一家网吧当了技术网管。我们都觉得有些屈才,叮当作响的大本毕业生沦落到这样可悲的境地,但眼下确实没有我们选择职业的余地。这样满怀屈辱的日子过了半年,就在试用期满的时候,我就被幼儿园解雇了。幼儿园的院长说我身上喷了香水,一天到晚全身香喷喷的,幼儿园的小朋友受不了香水的刺激,好些家长反映香水有毒。

说起香水,这也怪米克,他开了工资以后送了我三瓶香水,一瓶是梦巴黎牌子的,另一瓶是真女人牌子的,还有一瓶写着英文,我也不清楚是什么牌子的。我轮流着往身上喷洒,谁知道就因为我身上的香味太重丢掉了饭碗。我的故事就从这一天开始,犹如徐徐拉开罩在我面前的帷幕,慢慢显示出生活的内涵与人性的丑陋。

我站在幼儿园的大门口丧声歪气地给米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因为身上喷了香水而失业了。米克说:喷香水不过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就是我试用期满,要和这家私立幼儿园签协议了。我说:不管怎样,我已经是一个无业游民了,眼下该怎么办?米克说:先和我同居吧,有了爱就不能再漂泊了。也许是米克的这句话触动了我少女水豆腐一样柔嫩的心,我决然提着大包小包来到平西王府,米克在这里租了一间小房子。这个杂乱的大院住的全是外来户,他们有的是收破烂的,有的是摊煎饼的,有的是做豆腐的。小孩子们在灰尘中满院子奔跑,水龙头流水潺潺。这个大院和喧嚣的街道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完全是两个世界。我推开了米克所租的房子,屋里又黑又湿,养蘑菇正合适,进去之后几乎忘记了人间有明媚的阳光。我拉着电灯,开始收拾米克乱糟糟的屋子。人啊,一旦踏入社会、离开父母就会想起在家里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问心无愧的日子。

晚上九点以后,米克回来了。他提着一瓶红酒和几个凉菜。进屋后他见我把屋子收拾得眉清目秀,顿时愣了一下说:没看出来,你可真是个家庭主妇的料,暂时别上班了,我来养活你。我沮丧地说:眼下我只能像寄居蟹一样蜗居在你的壳里,就是觉得房子小了些。米克说:有德者只需方寸之地,日后有的是大房子给你住。我说:就你会说,以后全依靠你了,我们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米克脱了外衣,在床上铺了张报纸,摆好酒菜。我们相对而坐,我仔细看着米克,米克也看着我,我们俩对视着傻乎乎地笑着。米克把酒斟满,我们共同举杯。我问:米克,这是我们的第一杯酒,该说些什么?他说:同居幸福。我说:我们应该加上亲爱的。他说:亲爱的,同居快乐!我说:好,亲爱的。说完我们一饮而尽,喝完后我们大笑。米克又斟满了第二杯酒,米克举杯对我说:亲爱的,你终于属于我了。我说:亲爱的,假如我不失业,还不会属于你。米克说:亲爱的,失业好,祝福你失业成功。我们又干了。米克倒满酒说:亲爱的,我们这辈子谁也不会抛弃谁的,一直白头到老。他的这句暖心话,让我热泪盈盈,我抽答着说:亲爱的,生活的摇摆太大了,你能做到吗?他回答:亲爱的,我能。说完米克轻轻地为我拭去眼角的泪水,关切地说:亲爱的,你喝高了,我们不要再喝了。我的双手紧紧握住他的大手说:亲爱的,生活真艰难,为了共度这艰难的生活,我们再干一杯。米克说:好的,亲爱的,不管生活有多么艰难我都会让你吃饱喝足的。

然后我们便杯杯见底,喝了个昏天黑地。小屋里弥漫着酒精的芬芳,我们都醉了。米克搂着我,摸着我薄薄的胛骨仍然含糊地说着:我们谁都不要抛弃谁。

第二天一早,米克就上班去了。我醒来以后像往常一样梳头洗脸,然后喷了一点香水。拿了一本书出来边晒太阳边看书。北京的阳春三月不比南方,还很寒冷,偶尔也起风沙。正当我要回屋取一件毛衣换上的时候,一个胖墩墩的老太太走过来,她的脸上就像起了脚癣一样,一片白一片黄。头上别了个红色的发卡,那发卡红得刺目,别在她头上滑稽极了,极有老夫卖俏之嫌。她用高傲的眼神在我的身上飘忽着问:你是什么时候住进来的?我是这里的女房东。我看到得出,她想在我的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大院里她拥有着比其他人高的地位。

我笑眯眯地回答:真没看出来您就是女房东,这头脸打扮得就是不一样呀。女房东听了我夸她,眉眼有了笑颜,不过她还是说出了她找我的原因。她一本正经地说:以前,你男朋友一个人住房租是每月150块钱,现在你们俩人住,每个月要加50块。我说:这就怪了,一个人两个人都住的是一间房呀?女房东说:这又不是菜市场,由着你讨价还价的,两个人住就得多掏钱,没看出来,你这么年轻这样小气。我说:也不是小气,我失业了,我男友在网吧工作,每个月不过一千多元,我们刚够生活。女房东端量着我问:你失业了?我点点头。女房东问:你会种番茄不?番茄就是西红柿。我说:不会,我只会浇花。女房东说:都是一个道理,对面左岸庄园的蕃小姐前几天见了我说,要我帮她雇一个干净漂亮的女孩子,一来帮组她打扫打扫家;二来就是在她别墅的小院内种一些番茄,你愿意干不?

我说:我和我男朋友商量一下给您个回话。女房东说:商量什么?别自己把自己当宝贝养着,这年头能挣上钱就不错了,何况人家蕃小姐又是人中龙凤。看女房东的表情,对蕃小姐是满脸的佩服。但是蕃小姐在我的心目中极其遥远,好像不属于我们世界里的人一样。我对女房东说:我是汉语言文学毕业的,我想找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女房东的面部超级扭曲了一下说:坐办公室的人还能轮到你?在北京随便找一群掏大粪的,其中就有一多半大学生。现在不比八十年代了,大学文凭不吃香了。女房东不酸不凉地诉落了我一顿,说完扭扭揑揑地走了。

中午我给米克晾被子的时候,只见大门口的拐角处坐着一个老男人,脸色比秋后枯霜打过的茄子还要灰,也许是半身瘫痪,他手脚直僵僵的,口里还不时地往外流着口水,口水丝丝拉拉地把袄襟浸湿一大片。这时,迎门进来一个打扮新潮的女子,她披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脖子上套着一大堆亮闪闪的铁圈子。老男人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女子,好像看见金子一样。我心想,这个女子一定也是这个院子里的住户。那个女子娇声娇气地问了句:大爷,晒太阳呢?老头欣喜若狂地点着头说:是,是,晒太阳,今天的太阳可真好。那个女子扭着胯骨,快要把腰扭断了,进院后掏出钥匙开了自己屋子的门进去了。那个晒太阳的老头似乎有些失望,又眯起了眼睛。外来的民工把这个城市的整体文化修养降低了……

晚上,米克回来以后,我把女房东提的条件对他说了。米克说:这个老妖精刻薄到底了,他的男人是个半身不遂的瘫子,前些日子院子里住着一家蒸馒头的人家,女房东硬说蒸馒头的女人勾引上她那半身不遂的瘫老头了,三天吵两天闹的,把蒸馒头一家人赶跑了,后来住进一个叫翠吟的妖精一样的东北女孩,是开理发店的,女房东一口咬定男房东和那个开理发店的女孩有瓜葛,进去出来破鞋骚货不离口地乱骂。以后女房东让男房东每个星期在她面前忏悔一次,男房东真命苦,身子瘫了不说,还要遭受女房东的精神摧残。我听了笑得满床打滚,真没有想到女房东这样烂得掉渣的女人,还有这样的手段。我确信今天中午见到的那个老男人就是男房东,也见到了那个叫翠吟的非主流女孩。米克说:可笑的事还有呢,我刚住进来的时候,女房东为了占便宜,用做豆腐那家的豆腐渣养了一口大母猪,男房东半身瘫痪只能在家里大便,大母猪闻到了臭气拱开门进去,一下钻到男房东的两腿之间去吃屎,女房东上去就打猪,男房东连裤子也没穿被大母猪拖着满院子跑。米克说完也笑得直不起腰来。我们抱头痛笑了一场,笑完了吗,米克问我:和我在一起幸福不?我点点头说:幸福死了。

米克叹了口气说:只有回来你能给我一点快乐。我问:怎么了?工作不如意吗?米克一边做了个伸展运动一边说:不容易也得干,这是我的责任。我问:米克,你有事不应该瞒我,我们可是栓在一起的。米克说:我们老板减了我的工资,以前每月1500元,赶上现在经济危机,网吧生意不好,每个月只能给我1200元了,这样我们的日子太难过了,我和老板吵了一架,老板说,想干就干,不想干走人,我气极了,可是还是忍了。我说:米克,今后我们不吃肉了,我也正在找工作,我们会好起来的,我们的生活会走上正轨的。米克说:现在工作很难找,你暂时不要工作了,何况你对北京也不太熟悉。我突然想起女房东今天给我介绍的工作,就对米克说:米克,女房东说对面的左岸庄园有一个蕃小姐,她自己住着一套别墅,让我帮助这个蕃小姐种番茄。米克说:左岸庄园住的是好些头脸人物,可见这个蕃小姐也不是一般的女人,何况你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大学生,不要去了,不如我再找一份兼职。我有些乞求地对米克说:我可以去试一下吗?暂时缓冲一下我们的贫困生活。米克说:女房东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她能为你找工作?我不让你去,害怕你一去不回头。我搂着米克的脖子亲了一口说: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会抛弃你,但是我不会。

第二天,我去找了女房东。女房东正洗菜。我过去说:大娘好。女房东说:什么好不好的,有话就说,别玩阴的。女房东说话就是这样尖刻,全世界人都像欠她的。我说:您昨天说左岸庄园有一个蕃小姐要我去种番茄……女房东诡异地看了我一眼说:想通了?就是嘛,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不要拿着大学生的臭架子不放。女房东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然后用口红使劲在厚实的嘴唇上抹了几下。带着我刚要出门,翠吟哼着小调也出来了。女房东阴沉着脸说:这样好的天,怎么有一股骚狐狸味儿。我知道她在骂翠吟。翠吟也听到了,不过没有还口,也许她已经把别人对她的谩骂习以为常了。

我们穿过大街来到左岸庄园。那天,北京的天蓝得就像染过一样,这可是北京难得的好天气。左岸庄园里全都是三层的小别墅,每幢别墅都有它们自己典型的结构,有法国式的,有俄罗斯式的,也有中国苏州园林式的。我们来到一幢红砖外墙的法国式别墅前,女房东说:这就是蕃小姐的别墅,一个柔弱的女子住着这样阔气的别墅,这位蕃小姐就像武侠小说里的蒙面美女一样神秘。踏上光滑的大理石台阶,我的心砰砰直跳,这一切对于我来说也许是规律使然,也可能命中注定。

门开了,一个美丽的女人面带微笑站在我们面前。她身着一袭黑色的旗袍,合适的衣领扣着她天鹅一样的粉颈,她的发髻盘得很高,给人一种高雅、大方、温柔的感觉。我不知道女房东为什么能和这样高贵的女人熟识。女房东对蕃小姐说:前几天见了你,你说要找一个有文化的女孩子陪你种番茄的,今天我就给你带来了,嘻嘻!蕃小姐说:很好,谢谢你惦记着这件事,都进来说话。

我们进了蕃小姐的别墅,里面豪华得令人眼花。地上铺的是低辐射的上等红色大理石地板,各式家具都是红木精制的。大厅的右侧养着一大缸日本锦鲤,正中间高高挂着吊灯,整个大厅都按照高雅尊贵的方式装修的。女房东一屁股坐在红木美人榻上,好端端一个美人榻让女房东一坐,马上起了反差效果,从整体看去女房东和美人榻一点也不匹配,白白糟蹋了那个红木美人榻。

蕃小姐让我坐下,她打量了我几眼问:是不是还在念书?我回答:已经毕业了。蕃小姐又问:你自己在女房东家租的房子吗?我回答:不是,是我男朋友租的,我刚搬过来。蕃小姐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说:按理说你这模样应该有份好工作的,可是北京找工作的大学生快挤破头了。我问蕃小姐:您需要我做什么?蕃小姐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院子里种些番茄,再帮助我打扫一下客厅,二层和三层你就不要上去了,我自己来收拾,每个月给你发2000元的工资,早上9点左右过来,下午5点左右回去,你满意吗?我点点头。蕃小姐说:你也不要太拘谨了,今后叫我蕃姐就好了。

我们到地下室的厨房和打算种番茄的院子里看了看,然后回到大厅,女房东已经在美人榻上睡着了,呼噜打得断断续续,两只乳房随着打呼噜的声音一颤一颤的。蕃姐把她叫醒,我们离开了左岸庄园。蕃姐把我们送出别墅时说我明天正式上班,她还给了我她别墅大门上的钥匙。太出乎我的预料了,我所期待的一种全新的生活将在这里开始演绎,左岸庄园!这里有杨柳依依,每天可以聆听小鸟无忧的歌唱,细看美丽的蕃姐,还有清新湿润的空气,芬芳柔软的草坪,波光粼粼的流水。

癫痫小发作原因有哪些
得了羊癫疯还能治好吗
癫痫临床症状是什么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