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韩国嫖娼 >> 正文

『联盟★小说』惑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出国打工,不知道在时下的农村,是不是一件既流行又时髦的事情,至少在岱城的龙苑镇是这样的。而在镇子最接近岱城的这个叫做双河村的村子里,出国之风似乎更是愈演愈烈。谁家的子女出国了,谁家的子女捧回来大把大把的钞票,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并且无形中还成了衡量村里年轻人能力的一个标准。

然而每当志强听到这样的话题,心中便很不舒爽。这也难怪,村里像他这般年纪的小伙,几乎有接近一半的人都曾出过国,或者正在国外,有的甚至已出去了两次。当然,这其中也有被骗的,弄得债台高筑,但毕竟是少数。对于许多像志强这样整年靠打工生活的人来说,出国是一条让他们既向往,又兴奋,且又能发家致富的捷径。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不足以阻挡一批又一批年轻的脚步。

志强不想吗?何况他的未婚妻丽娇已数次流露出让他出国的愿望。对此他很矛盾,很痛苦,也很迷惑。难道现今的年轻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国吗?为什么人们的眼光如此狭隘?他不想跟风,也不反对出国,更不怕吃苦,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有自己的追求与理想,并已在暗暗地做着准备,只是时机尚未成熟。他不想停止,他怕时间会冲淡一切。

志强就这样坚持着,忍耐着。

【一】

年味还没褪尽,村里人便又开始“热闹”起来了,可这“热闹”并不同于过大年的热闹。种地的忙着出圈运粪;上学的忙着购买学习用品;打工的忙着收拾行李。“一年之计在于春”嘛,似乎人人都希望满满的。而又一位年轻人要出国的消息,更在村里着实又“火”了一把。

这个消息让丽娇听了却只有羡慕和嫉妒,对志强的不满更是大增。这晚一撂下碗筷,她便把志强约了出来,突然就气呼呼地讲她要出国了。志强哪里会信,知道她这是激将法,也便故意嘿嘿一笑:“真的?那我可有救了。我在家准备着,等你赚足了本钱回来,咱立马就开工。”

“你就做你的白日梦吧!”丽娇杏眼一睁,“强子,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出还是不出?”

“我就知道叫我出来又是为这事,咱俩就没别的可谈了?”

“我不跟你废话,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哪像个男子汉?”

“噢,照你这样说不出国就不是男人了?我只听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志强又是嘿嘿一笑,“当初你不就是觉得我最男人才……”

“别提当初,我现在后悔死了!”丽娇把嘴一撅,“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我可是当真的。你再不下决心,可别怪我无情。”

“呵,当真了?”虽然志强知道丽娇是气话,毕竟三年的恋情了,而且年前还刚刚举行了“隆重”的定亲仪式,可瞅着她的表情语气心里竟突地虚飘飘的。他扳过丽娇的肩膀,底气不足地道:“让我再考虑考虑,行吗?”

“都考虑多久了,还考虑什么呀?”丽娇一拧身子挣开志强的双手,“别老抱着你那点破事想个没完了,等你考虑好了,别人早就都发家了。就算我帮你凑足了本钱,可你就保证只赚不赔啊?这有风险的事不是咱干的,咱就是这命,你实际点行不行?还有,过两年就结婚了,你拿什么结啊?再说,你出去两年不就什么都有了,婚也能结了,想干事也不用东拼西凑了,就是赔了也不用拉着一屁股债过日子啊。两年,就两年,咬咬牙合合眼就过来了。我就纳闷你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来呢?就会钻牛角尖!”

丽娇爆料豆子似的一番话让志强心中更觉纠结,但似乎也清醒了许多。是啊,再过两年就要结婚,可他的“事业”还仅仅处在设想阶段。即便设想已成熟,但最大的障碍,也是最让他头疼的就是资金的问题。他这么努力地想干点事业,干出点名堂,也是不想让丽娇跟着他受苦。丽娇在学校里是“校花”,在村里是“村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追着啊,可她偏偏就跟定了他这个一穷二白的“男子汉”。那会儿他抱着丽娇泪流满面,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给她看,绝不会辜负她。然而现实与梦想总是那么遥远,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丽娇说得对,还是实际点吧,管他先立业后成家还是先成家后立业,豁出去了。想到此志强又扳过丽娇的肩膀,一脸郑重地道:“丽娇,你说的很对,就听你的。”

丽娇惊喜地望着志强:“你可别又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是你眼里的男子汉嘛!呵呵。”

“强子,我知道我有些过分,可这也是实际情况。我不图你赚多少钱回来,够咱结婚盖房的就行。”丽娇伏在志强胸脯上柔声道,“我也不会像她们那样狠心让你出第二回,更别说三回了,我可舍不得。结婚后咱就踏踏实实、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别人就是买了飞机咱也不眼红。”

“嗯!”志强又几乎被未婚妻感动得流泪了,“丽娇,你放心,还是那句话,我绝不会让你跟着我受苦的。”

“我相信你!”丽娇搂得更紧了,“钱的事你也别太着急,我尽量让我爸想办法给你多弄点,你只管先去报上名。”

志强还能说什么,只是一叠声地答应着:“嗯,嗯,都听你的。”

其实真正促使志强下此决心的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尽管两人早已是事实上的“夫妻”,但不知怎地志强仍觉得丽娇就如河面上的那枚月儿。也不知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丽娇没信心,只知道今晚若不答应,依她的性子,当真说得出做得到。更为关键的是丽娇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孩,是他唯一的爱,除了她,他不会再多看别的女孩子一眼。当然也正是因了他的专一与痴心,才虏获了“村花”的芳心。可他也明白除了这不顶吃不顶喝的不实际的东西,他还有什么资本在心爱的人面前耍横装硬?

既然是豁出去了,志强索性就选了一家最大最正规的出国劳务公司,选择了一个最好最挣钱的国家。好在志强爸妈也狠下了心,他们也觉得儿子的决定,是眼下改变这个穷家面目的唯一的出路。或许该着志强有这么一次“留洋”的经历,一切都出人意料的顺利,很快护照就下来了。临行那几日,丽娇天天与志强黏在一块,晚上更不放过。两边的老人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予最大的宽容与理解。

不久志强便搭上了飞往异国他乡的飞机。也许这对于他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或是一个机会,谁知道呢?唉!都是这出国闹的。

【二】

就这样志强开始了漫长的国外打工岁月,也知道了那些出国回来的人那样眉色飞舞、神气十足的言语全部都是谎话。但既然拼了血本出来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住,毕竟这样的工资在国内想都不敢想,只要丢不了小命,再苦再累也值了。

志强咬牙在国外苦熬,而丽娇及双方的老人在家里也是天天扳着指头盼。尤其丽娇恨不得一睁开眼就看到志强西装革履、满面春风地立在面前。

大概是一开始太过激动与担心,总觉得度日如年。可时间一久,反而又觉得挂在墙上的日历牌忽地就没得翻了,新年的步子已是悄然而至。当昨天晚上接到志强汇款的电话,丽娇兴奋得几乎整夜都没合眼。五万呢!除了支书和那些出过国的人家,谁一下见过这么多啊?五万,短短半年时间,若是在家,拼死拼活地干三年也赚不来啊。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激动的呢?丽娇喜极而泣,倒也没忘了嘘寒问暖之类的。但志强的回答与村里那些有出国经历的人一样,无非是人家国外如何如何好。丽娇就说好不好在电视上也能看到,就是那些洋婆子太开放了,警告志强要小心点。志强便故意逗她说洋婆子是够味,可个个都身高马大的,怎么会看上他们这些排骨似的“小孩子”。丽娇被志强逗得哈哈大笑,要不是电话费太贵,更怕耽误志强休息,她准能腻歪一夜。

接到电话一周之后款便到了,这可把两家人忙活坏了。五万,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讲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户头提前就开好了,是志强爸的名字。当初丽娇还为这有些小失落,但想想毕竟还没结婚,落在自己名下确实不太妥当。然而心里从那也落下了一丝丝不满。这不白花花的票子漂洋过海地进家了,她的小情绪似乎又睡醒了,心想既然在“公公”名下就让他一个人去弄呗,她懒得担惊受怕。可她还没受完爸妈的数落呢,瞅着公公乐颠乐颠地来了,只好爬了起来。可几个大人却又为是坐车去还是骑车去犯了难,觉得怎样都不安全,这么多钱太招眼了,主要来得也不易嘛。丽娇看他们争论不休、六神无主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行了行了,看你们还真没见过钱似的,不就五万块钱吗,让人家知道了还不笑死?”

丽娇爸气道:“你见的世面多,你想个法呗?”

“不是还没轮到我说嘛,”丽娇撅嘴道,“就用谢健的车,昨天晚上就跟他说好了。怎么样,这个办法万无一失了吧?”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鬼机灵,咱们怎么愣没想到呢?可为什么偏就用他的车呢?然而再一想,这村里有车有闲的除了他还会有谁呢?几位老人虽有些不情愿,但又觉得没比这再好的办法了,只好依了丽娇。

丽娇看得出老人们不情愿,心想“公公”和爸可算是对撇子了,一个比一个倔。可也知道他们想不出别的法子,便又道:“谢健对银行里的事比咱都懂,省得咱出洋相,多好,一举两得。再说,您们俩也不用跟着去了,多少钱啊惊人动马的。”

“哎,那可不行!”志强爸与丽娇爸几乎异口同声地道,“那小子,哼!”

“哎呀,服了您们了,”丽娇边给谢健拨电话边道,“去见见世面吧。”

【三】

谢健是村支书的独苗儿,与志强丽娇是同学,更是志强曾经最大的情敌。这也是老人们不情愿的原因之一。中学毕业后,衣食无忧、无所事事的谢健整日里与一帮所谓的好哥们到处鬼混,一晃悠就是三年。支书拿儿子再宝贝也沉不住气了,关键是到讨媳妇的年纪了。尽管家里不缺他那俩钱,可整天这样吊儿郎当的谁家姑娘会看得上他?有看上的也是另有所图的,别说儿子不翻眼皮,自己心里也老觉着不妥。他便寻思着儿子年龄还不算大,先给他弄点事稳住身子再讲。

支书走过南闯过北,是村里最见世面的人,瞅着近几年人们的日子不说翻天覆地,但也是节节攀高,花钱再不用“一分掰两掰”了。而且办什么事也爱热闹和排场了,尤其结婚生孩子这样的大喜事,更是要雇车去镇上的饭店里大庆特庆。于是一个在村里开饭店的计划很快就在他脑子里成熟了。他们这块大大小小五六个村子,有上千户人家,而就属他们村人口最集中,且紧靠着繁忙的被称为市里“西大门”的公路。上千户人家,一年总共才三百六十五天,还不说路上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辆。既然是这么好的时机,那说干就干,支书干事还不容易,一呼百应,关键“不差钱”嘛。时间不长,一座宽敞漂亮的二层楼房便矗立在了村口,且美其名曰:庄户人家。

饭店落成了,支书颇有“自豪”感,难得的是儿子也对开饭店很感兴趣。为此支书高兴的同时也没忘警告儿子:“让你干这可不是方便你跟你那帮狐朋狗友吃喝,干砸了自己扛着!”没想到儿子似乎天生就是干这的料,也亏了他这些“江湖朋友”,又是搞装修,又是请厨师的给解决了不少困难。饭店好坏,厨师是关键,一点不假。谢健的哥们给他物色的这两个厨师,不但精通南北菜系,而且各色小炒小吃、农家美食无不得心应手。

没过多久,“庄户人家”已是名声四起。附近村子不管谁家有大小事情,谢健的饭店准是首选。而本村的就算对支书再有成见,也不会把钱送到外人手中。何况去镇上又要雇车,多一笔开销不说,还要麻烦一整天。还有一点颇为重要,也是谢健爸心里稳攥的,每年村委的“接待费”可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其他村委也不会舍近求远,更不说迈不过与谢健爸这方的老交情了。这些是谢健爸心里稳攥的,而只凭这些已足以养活饭店了。

一时间“庄户人家”客源滚滚,就连镇上的人也慕名而来了。客源滚滚,自然财源滚滚,一年后,饭店便买了一辆红色的“昌河”,轰动整个村子。既能拉客又能给店里省下不少进货的花费,一箭双雕,谢健确实有经商的头脑。且通过一来一回的交往中,村人们发现谢健这小子比他爸强多了,从不斤斤计较,倘若谁家暂时有困难,他也绝不拒之门外。谢健的形象在村人们眼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直夸他有人情味,年轻有为。

谢健年轻有为,他爸自然也有过人之处,就凭这点就成了他当初走马上任的法宝,而且一干至今已是八年有余。然而村民们没想到当年给了他们很大希望的支书,这些年只见他的钱袋子日渐鼓胀,村民们的日子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改变。这更是志强爸与丽娇爸,两个耿直倔强的老人不喜与支书家任何人来往的关键所在。

就因这丽娇爸才坚决反对闺女与谢健交往,而丽娇也听从了爸的意见,若不然说不定早被谢健追到了手中。而这小子至今还没有对眼的,尽管身边不缺女孩子,却从未对谁动过真心。为这,谢健爸妈除了干着急,也别无他法,只能是认为儿子缘分还未到。村人们对此却只是觉得他花,玩心不退,再没有其他。可丽娇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去年跟志强在他这儿定亲,谢健喝得酩酊大醉,还差点失言,弄得她很尴尬,甚至心里竟还有一丝丝隐痛。但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谢健整日里油头粉面,放荡不羁,一副花花公子的德行,而且对女孩子就像换衣服一样简单随便。即使她爸不提醒,她也没信心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这样的一个人。说实话,今天要不是她心里也没底,没经过这“大阵势”,她也不会想起他。看来,什么样的人都有用得着的时候。

吃丙戊酸钠犯困吗
青少年早期癫痫症状有什么
西安癫痫病去哪治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