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后宫凤求凰 >> 正文

【江南小说】摇落的青春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身边的人眉目淡淡笑着感叹时光易倦,我们都已这么快地老了,突然有些不忍思量,时光的记事本依然刻画着凹凸不平的曾经。谁还记得那一年,是谁盛开的烟花,在空中匆匆狼狈地谢幕,合上从此的归宿,至于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执手相看的笑靥如花。一直以来让自己忙碌着行走,停留,记录,却只是刻意忽略了摇落的光阴里埋葬的青春,一旦念起,汹涌来潮。

2009年的九月份,小雨淅淅沥沥,安静的天空带着些许的忧郁,看着车窗上一个个破裂的水滴,温洛觉得那是心动的声音,一旦开始,最后都会万劫不复,所以她不相信爱情,也从不想靠近这甜蜜的深渊。几个小时的路程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下终于走到了尽头,豪迈的大学校门在雨中静默着,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以及家长,温洛知道自己是孤单的,但她并不畏惧。

温洛娇小的身体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走到报名处排队等候,前面的人把雨伞轻轻向后倾斜,顺流而下的水滴眨在温洛的睫毛上,温洛有些不耐烦地拍拍自己刘海,这时候后面的一个女生一马当先冲到前面说:“喂,同学,你好没素质啊,你的伞在给别人漏水呀。”说着一手就把温洛揽到自己身边,用纸巾细心地给她擦水,这是秦乐乐,温洛在大学里认识的第一个人。

温洛是一个性格古怪的女孩,温文尔雅之中却不乏一股危险的爆破,她对人总是不远不近的冷淡,有一个距离谁也无法靠近,不多说话,不多微笑,一个人在自己的日记里巡游,仿佛与世界隔离。大学里每个人都很忙,忙着恋爱,忙着考研,忙着游戏,温洛只是静静在这一片忙碌里安静地存在。秦乐乐是完全不同的人,她家里就是在本市,而且自己又是是团支书,学生会,记者团,身上有着太多耀眼的光芒,仗义明朗的青春。

可是秦乐乐喜欢和温洛在一起,她觉得看见温洛她总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温洛开始拒绝这样的靠近甚至很反感秦乐乐,总觉得她身上有太多自己不能容忍的性格,那些炫耀,那些闪烁,对于温洛来说是会扎伤眼睛的。可是日子久了,温洛慢慢觉得秦乐乐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开始试着习惯秦乐乐的存在,就像习惯宿舍里灯管的存在一样,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秦乐乐成为最好的朋友,秦乐乐会成为自己心里最难舍的疼痛。

秦乐乐总是对温洛说:“小娘子,快给相公笑一个。”戏谑的表情和挑逗的手指放在温洛的眼前,温洛总是笑笑,时光和靠近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温洛心里也奇怪,一向独来独往的自己竟然会在大学里有个朋友。不久又释然,是那次突如其来的打雷,自己失控的哭声,秦乐乐使劲抱着自己,安抚所有的孤单,后来两个人一起去图书馆看安妮宝贝的《彼岸花》,秦乐乐在操场听温洛念着顾城的《白昼的月亮》,手牵手哼着陈绮贞《旅行的意义》,秦乐乐还总是第一个去看温洛写的青春小说……

秦乐乐总是把温洛的手放在胸前心跳的位置对着天空说:“上面的神仙听好了,谢谢你们把这个女孩送到我身边,无论她以前经历过什么,我一定要给她温暖给她爱,我要让她和我一样幸福。”说完和温洛相识一笑,那眼睛流露的是:我都知道,我都懂得,有我在,你不再孤单。温洛想上天真是不薄,时光竟然变了模样,如此仁慈给自己这样一份厚重的温暖,去抚慰流年里沟沟壑壑的疼痛。

温洛牵着秦乐乐的走在校园里,听着校园广播,踩着彼此的影子向前走,秦乐乐突然抬头笑了问:“小娘子,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温洛的眼神暗淡了下去,脸色有些阴郁地说道:“我不相信爱情,也不喜欢男生。”秦乐乐故意放大了声音夸张地说:“没想到,小娘子是同性恋哦,相公我这么有魅力。”说完冲着温洛做了几个鬼脸,温洛也憋不住笑了说:“拿你没办法,太臭美了你。”说着两个人说说笑笑留下了两道拉长的背影,就像青春故事的投影。

最深的爱必然与时日共同生长,随着日子叮咚细碎地滑过,两个人的手越牵越紧,一起在关公爷爷面前许愿,要陪着对方看似水流年,不离不弃。可是这几个月来,温洛的眉梢染上了她沉重的清愁,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一个人坐着傻傻地发呆,静静地看着远方。秦乐乐有些奇怪,但问了几次温洛拿话堵塞,后来便也就罢了,再加上秦乐乐最近春风得意,因为和学生会会长恋爱了,每天两个人如胶似漆,虽然她总是要喊温洛一起玩,可是很明显得她顾不上温洛了。

温洛有一天坐在桌子前写啊画啊,过了一会儿抬起头问上铺的秦乐乐说:“乐乐你说,如果我放不下一个人该怎么办?而我知道我们又是那么不合适。”

在床上眯觉的秦乐乐一个翻身立起说:“小娘子,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温洛有些羞涩地低头,拿笔在头发上划了几下说:“没有,我就问问。”

八卦的秦乐乐哪里肯罢休,继续追问道:“到底是哪家帅哥入了您老人家的法眼?我和志明去替你相相,把把关。”

温洛瞅了一眼秦乐乐,笑着说道:“你还是歇会儿吧,我只是随口说的。”

秦乐乐看着温洛有些羞涩的眼睛,那一抹温柔的神采,心里偷着笑了说:“小娘子,我说正经的,爱了就去追,青春就要有足够的勇敢。我看好你哦。”说完便自己一个人哼起了歌,温洛低下头在纸上又开始写写画画。

转眼都大三了,六月的天气有些燥热,秦乐乐的男朋友因为学生会的事情抽不出身来陪她,她死缠烂打拉着温洛去操场放风,一路上拐弯抹角滴想要打听温洛心里的白马王子,可是温洛虽然眼睛里柔情肆意,嘴巴却是严实的很,怎么都不肯说对方叫啥名啥,家住何方。只是今晚,温洛给秦乐乐讲述了自己心里的秘密,关于从不提及的家庭,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七岁那年,酗酒的父亲酒后发疯暴打母亲,只那一次,母亲便自己从此离开,但爸爸更加酗酒脾气更大,动不动就打她。童年以及中学的记忆都是冰冷的,因为自己的身世所有的同学都远离自己,孤立自己,养成了自己性格里的孤僻和冷漠。然后温洛讲道:“遇见你以后,我的生活慢慢多了阳光和微笑,我开始接受这个世界。而现在的男朋友,他身上有一种干净妥帖的味道,能让我的心不再荒凉,充满幸福的错觉,就像家一样的亲情。真是很感谢,能够就这样遇见你们。”

秦乐乐看着自己的女孩逐步走向幸福,想起最开始的那个冷淡漠然的小女生,真的不一样了,懂得爱与被爱了,轻轻地揽住温洛的肩膀靠近她的耳畔说:“小娘子,你要幸福,要永远幸福下去。”温洛抬头看着秦乐乐的眉清目秀的脸庞,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可以拥有这么多这么多的美好。她学着秦乐乐以往的姿态,把秦乐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离心最近的地方说:“此生有你,有他,就是最美的幸福。”说完两个女孩拥抱在一起,相约要等毕业一起结婚,一起走以后的路。

下半学期的实习提上日程,大家都在形色匆匆地投简历,宿舍已经很少有人回去住了。那天温洛记得很清楚,刚刚走出康乐旅馆的大门,她看到了秦乐乐的男朋友怀里抱着一个女孩,那体形,那发色,那衣着,很明显不是秦乐乐。

正在彼此尴尬无法搭讪的时候,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出现了,秦乐乐蹭蹭地向这里跑过来,气势汹汹。秦乐乐首先冲着自己男朋友一个耳光扇过去说:“这就是你昨天跟我说分手的理由,就因为她爸是市长!我丫的真替你觉得恶心。”男孩怔了一怔,面带愧色,毕竟大学最美的相爱在彼此之间,只是爱情输给了面包,自己只能妥协,轻轻说了句:“对不起。”说完揽着怀里的女孩低着头走了。

站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切的温洛走过来,看着秦乐乐抓着头发蹲下去抽泣,秦乐乐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对不起,对不起管屁用啊,王八蛋!”温洛蹲下去陪着秦乐乐,不出声。秦乐乐抓住温洛的胳膊摇晃道:“你知道吗?他说如果我结婚,新郎不是他,他也会把自己当成贺礼送给我。可是现在呢?一句对不起就摇摇屁股跟大尾巴狼一样走了……”温洛任由秦乐乐的眼泪鼻涕一起洒在自己白色的衬衣上,躲在康乐旅馆门后的华帆(温洛的男朋友)趁着这个时候给温洛发了个短信告别,开着车一溜烟也走了。

秦乐乐没有了男朋友,一时也不着急找工作,整天缠着温洛陪她,开始是整天抱怨发疯,可是时间长了也就平静了,这些天心情好了,毕竟也知道无法挽回了。便开始关注其他的事情,她突然冒出一句话:“小娘子,你家那位不会吃醋吧?”

温洛总是清浅甜美的笑了,两个深深的小酒窝里盛满了时光的美好说:“不会啊,他最近出差了,很忙。而且他人很好的,对我很好。”

秦乐乐又是一把小怨妇的表情和语气说:“小娘子,小相公好羡慕你哦,你家那位该露出庐山真面目了吧?找个时间,给相公我见见呗。”

温洛有些迟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秦乐乐继续说道:“怎么?舍不得啊,我还能抢了你不成?”

温洛没有办法说:“乱讲,我也很早想让你们见面了,只是他总是觉得自己太老,我会被你们笑话。他不想我难堪。”

秦乐乐大手一挥,非常豪放地说道:“哪里哪里,好男人不多了,年龄不是问题,谁会笑话你,我一脚踹死他。”两个人相识一笑,如此这般的默契两个人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突然秦乐乐接了个电话说她姐姐要来,她必须先去接一下,说完便丢下没反应过来的温洛向前跑去。温洛看着秦乐乐的背影,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值得用一生去珍惜呵护。一个人索性慢慢地在校园里散步,看这些琐碎的风景。天空的颜色还是那么干净,温洛有些出神,荷塘月色熟悉的情侣铃声响起,温洛接过是华帆的电话,他要过来。

温洛还想真不巧秦乐乐刚走他就来了,但还是满心的小欢喜,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他就要实现自己那一晚上的诺言了,他说丫头,我会负责,我会用一生娶你为妻。想着想着走到了他们一直见面的地方,华帆已经在等待了,刚走过去华帆就慌慌张张地说:“丫头,对不起。”温洛还没有完全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就看到秦乐乐和一个女人劈头盖脸地走过来。

温洛刚想介绍闺蜜和男友认识,伸出手还没有说话,秦乐乐走过来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说:“温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温洛有些不明所以,满目迷茫地看着华帆,可是华帆只是怯怯地看着秦乐乐身边的那个女人,这样看着温洛有些明白了,大脑突然有些冲血,感觉自己像自己亲口吃了一嘴苍蝇,又吐不出来的恶心。温洛左半边的脸被打的肿肿的,可是心里却像是缺失了水分的花朵一样在极度的枯萎。两个耳朵嗡嗡的,她听不清楚大家在说些什么,她知道,全世界的人都在指责她。

温洛捂起耳朵想要逃走,那个女人一手抓住她的衣角说:“怎么了,现在受不了啊,当初你是怎么想的,华帆都那么大年纪了,你们在一起你喊他哥哥还是叔叔啊?”

温洛只是低着头不停地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华帆试图阻止自己老婆的行为,没想到自己的举动使得老婆更加变本加厉地说道:“你的故事我听乐乐以前说过,果真是没娘的孩子没教养,勾引别人的老公……”说完,使劲一撒手,一个惯性的力道温洛摔在旁边的草坪上。

听到这里温洛用力地抬头,直视着所有人,没有任何羞耻地说道:“我是有娘生,没娘养,我是没有家教,但是请记住,我根本就不知道华帆有家庭,我没有想过去破坏任何人的家庭,你不可以这么侮辱我的人格。”说完最后一句话所有的重音和眼神的爆发力停留在华帆的方向,可是华帆连头都不敢抬一下,温洛突然把声音放低问道:“一切你早就知道是不是,是不是?为什么要骗我?”

华帆妄图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狡辩道:“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知道,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欺骗你伤害你,我更没想到会闹到今天这个样子。我会离婚给你一个交代。”

秦乐乐的姐姐一把拧过华帆的耳朵说道:“哎哟,还丫头,你酸不酸啊?我告诉你,华帆,你永远别想离开我,离婚?做梦去吧。现在立刻跟我回家去。”说完这句话回过头对温洛甩脸子说道:“看在你是乐乐的同学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要不然我给你搞得全校沸沸扬扬,你记住了,不要以为自己年轻长得漂亮就去当狐狸精,做别人的小三。”训完最后一句话便径直向外走去,看着那么猥琐的华帆,温洛觉得自己当初肯定是眼睛瞎了。

秦乐乐看着姐姐姐夫走远的背影,走过来温洛的身边冷笑,那种表情温洛从来没有见过,终于温洛说话了打破了僵局说道:“乐乐,对不起。”秦乐乐的笑声更加歇斯底里眼角都闪动着泪光说道:“温洛,别说对不起,别说。我当你是亲姐妹啊,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是我姐夫啊!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看不起你,一辈子看不起你。”说着喊着两手抓着温洛的衣服来回摇摆,使劲晃了一会儿又放开了。

温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究竟是谁错了?社会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知道她将永远的失去秦乐乐了,一秒前还清晰可数的爱情和友情,在这一刻全部崩塌了,不复存在了。温洛伸出手想要拉住秦乐乐放开的手,想要拾起,可是对方还是拒绝了,放开了,时光里记载的所有誓言都放开了,青春里最明媚的光芒刹那摇落了。

后来,秦乐乐直接在本市叔叔的企业就业,顺利成为一名都市白领,温洛一个人离开了学校,临走之前去找过秦乐乐,想要说声再见,却发现两个人已经如此陌生了,连再见都不必了。温洛回到了自己生长的南方,守着自己不完整的家,暴躁的父亲过着自己一个人的似水流年。温洛从时间的长河里渐渐抽身出来,看着电脑里两个人偎依微笑的照片,觉得格外的刺眼,想起校园里到处回荡着要一辈子做朋友的誓言,原来还是经不起时光和现实的蹉跎,只那一折,所有的所有的美好就都断了。

青春就这样摇落了,在曾经的那个明媚的校园里。

青年人癫痫病因有哪些
湖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小发作具体表现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