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固始县教体局 >> 正文

哥哥,不要离开安妮! 06

日期:2019-10-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哥哥,不要离开安妮! 06

第六章

“show hand”

看着桌面上堆积成一座小山的筹码,我捏了捏汗。听到荷官说出这句话时,终于把憋在心中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四条!这次你还不死定!”

然而坐在我对面戴着牛仔帽黑色面具的男人,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同花顺,不好意思。”

“把筹码都换成现金,谢谢。”

牛仔帽面具男把牌露了出来。

“不可能!你作弊!你出千!”

我想要把牌扔到他脸上,但是牌却在空中无力的掉到桌上。

我发狂似的想要冲过去,将这个该死的家伙的面具扯下来......让后狠狠的杀掉!

然而他轻蔑的目光却让我清醒起来。

这里可是赌场啊.....

拖着颓废的身体慢慢走出赌场。

“欢迎下次再来~”

门口的兔女郎接待的笑容就仿佛是在嘲笑我的失败一样。

“安妮,哥哥回来啦。”

“哥哥,哥哥,那个蜀黍呢?”

安妮看到我回来,蹦蹦跳跳的跑到我身边。但是张嘴就问崔斯特在哪里是在让我不爽啊。

“那个怪蜀黍还在外面呢。中午就会回来的。”

“我们下午去游乐场吗”

望着安妮双眼闪着星星,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是啊,答应过安妮的事怎么会爽约呢~”

“哥哥最好了~”

安妮得到我肯定的答案之后,安妮兴奋的蹦到我身上。

抱着安妮讲着故事,心思却飘到崔斯塔身上。

不知道那家伙,赢的怎么样呢。

“哥哥,我要玩这个~”

安妮一只手提着提伯斯,一只手拿着雪糕骑在我肩膀上。用提着提伯斯的手指着旋转木马说。

“好好好,哥哥带你去.”

“麻烦三张...额...两张票谢谢。”


递过钱到售票处后,里面的人给了我两张票。

“走吧安妮”

我把安妮轻轻放回地上,拉起她本来拿着冰激凌的小手。而冰激凌呢?已经全部进到她肚子里了。

“怎么样?”

疯玩了一个下去的安妮,吃完她的’大餐‘之后也算是把精力都用光了一般,倒头便睡在我的怀里。

我抱着安妮回房子途中,问崔斯塔。

“很好啊。这里的蠢货果然很多呢。”

崔斯特笑了一下,然后伸出一根食指。

“一万?”

他摇了摇头

“十万?”

“嗯,一个上午,十万。”

“下一步去哪里?”

“诺克萨斯。”

听着崔斯特说出的地名。我的身子忍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诺克萨斯,我灭族之仇的人的......

帝国!

看着眼前那雄伟但又带着肃杀的钢铁城市。一支支或是军队或是巡逻队伍,隐隐出现在城市的边缘。

在不少地方甚至还能看到残骨碎骸。

有野兽的,有家禽的。甚至还有不少……人类的骸骨。

血腥味自接近这座城邦以来便没没有停止过。还好崔斯特有准备一个特质的口罩给安妮,有薄荷的成分的口罩能够很好的保护着安妮的稚嫩的鼻子。

“走吧。”

崔斯特卷了卷袖子,对我说了声。

抱着沉睡着的安妮,随着崔斯特缓缓走进这个城邦。

以不菲的价格租下了一个还算大的房子,不过这对于现在的崔斯特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而我们计划,是在诺克萨斯,呆半青岛哪家癫痫病医院能够治病个月左右。

崔斯特说他要做一票大的,要做好完全的准备。

我也终于在他脸上见到了认真与坚毅的表情。

每天天还没亮,崔斯特便出门去了,早餐却能够神奇的出现在饭桌上。而太阳不下山,崔斯特也不会回来。

有时他会让我随他一起出去,教我更多的东西,以及练习更多的配合。安妮则每天都嘟着小嘴不难的看着我,知道崔斯特变魔法一般变出冰激凌,安妮才会咯咯咯的笑起来。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是天上挂着的弯月一般。

“all in”

对面桌的男人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头顶着一顶牛仔帽。他把牌盖在桌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轻蔑的视线望着桌上的每一个人。

“跟了。”

我养了一下手上的牌,四条。

对那个男子笑了一下。

忽然惊慌的神色出现在他脸上,但瞬间又消失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察觉到了。

“跟。”

“all in”

其余的人纷纷跟上,一堆又一堆像小山一样的筹码被推到桌子中央。

就连自己也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而我对面的那个牛仔帽男人,汗滴快要布满他的脸庞。

河北儿童癫痫好的医院2em;">甚至……还能看到他不断颤抖着的双腿。

他的嘴微微动着,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他说的是什么。

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牌估计……非常小!

我要赢了!

“对不起,皇顺。”

在揭牌的一瞬间,他的紧张完全消失了。

自信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他脸上。

10 J Q K A

皇顺。

牛仔帽男人,胜。

“这里……是怎么回事?”

望着前面一片废墟,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里不应该是有时光守护者基兰守护着的城市厄尔提斯坦么,怎么会变成一片狼藉……

“是你们……是你们……”

“我记得你们的味道……”

“该死的入侵者啊!”

“拿你们的血液来!”

“祭奠我的族人吧!”

听着这带有无尽的怒气的声音,不安的感觉越发越明显。

从头顶传来的威亚甚至让我无法抬头去看看。

这到底是谁!

“崔斯特,你带着安妮逃走……我殿后……”

我咬着牙转过身,将怀中的安妮放回地上。而在这股威亚出现的时候,安妮就已经醒来了。

“安妮,等下你和崔斯特叔叔先走,哥哥去……去给安妮买冰激凌好不好”

安妮揉了揉眼睛,刚从诺克萨斯逃出来的她显然是累坏了,在和崔斯特配合成功后,我和他连夜逃出诺克萨斯,打算到厄尔提斯坦先休息一会……没想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抽了抽鼻子,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的血腥味和腐臭味。我就明白了是什么事情了。

怪不得在诺克萨斯那就好连巡逻军都比想象少了三分之二,原来他们……来入侵厄尔提斯坦了。

而想必空中的那个人,就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基兰了。

再回想起他所说记得我们的味道……不就是诺克萨斯那座浴血的钢铁森林所特有的血腥味吗……

几百年继承下来的血腥味,厄尔提斯坦现在弥漫着的血腥味,确实没法相比。

“崔斯特,跑啊!”

听到我咬着牙强忍着头上的威压对他怒吼,崔斯特望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把安妮抱着然后用披风覆盖着他和安妮,像是破开了这无形的威压一样,向外跑去。

“想走?一个都别走!”

忽然一个钟表出现在崔斯特头顶,瞬间他出现了痛苦的神色,速度也变得非常的缓慢起来。

“基兰大人,我们只不过是路过的路人而已。请您不要滥杀无辜……”

嘴角渐渐的有一股暖流涌过。用手擦了一下,是猩红的血液。

“你们身上的这种味道,和那群召唤黑骑士的人一模一样!除非我鼻子坏了!不然我都……我都不会忘记!”

头顶上的基兰像疯了一样大笑起来。接着一股难以名状的难受感让的我不由得跪在了地上。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哥哥!”

安妮的哭声忽然把我惊醒。睁开眼后是白色的世界。

这里是……天堂么?

没想到就连那个人都没见过,就挂了么。

“哥哥,你不要吓安妮。”

安妮含糊不清的哭着说。

“崔斯特叔叔,叔叔不见了,呜……哥哥你不要也不理安妮……”

忽然全身酸痛的感觉一下子都爆发出来。

“安妮。不要哭。哥哥……呃……哥哥在这。”

白光之后眼睛终于适应忽然的光源,慢慢看清周围的东西。

安妮满脸泪花,摇着我的身子喃喃自语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流下。

我硬撑着坐了起来,想要抱住安妮,身体却不允许。

疼。痛。和无力。

我只能对安妮说道。

但是话刚出口,我便惊呆了。

什么时候,我的声音变得这么苍老和嘶哑了……

安妮听到我和她说话,终于停止了哭泣,忽然间就抱住了我。

“哥哥,安妮好害怕……”

“不要怕,有哥哥在。”

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安妮的头,发现自己的手上的皮已经邹的不像话,还有一点一点的斑点……

是基兰控制时间……把我变成这样一个暮年老人的模样吗……

又回想到昏迷前的一刻,崔斯特把披风撕下来裹住了安妮,这就是安妮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原因吗……

不过我也看到了安妮的头发……在发根居然出现了一点点的红色。

“安妮,你用了魔力?”

“哥哥,你不会生气吧……安妮怕那个老爷爷欺负哥哥,就把提伯斯放了出来……”

安妮泪眼汪汪的望着我,那可黄冈的羊角风医院那家便宜怜的样子哪里会让人生出一丝责备的心呢。

“怎么会呢,安妮是为了哥哥,哥哥才不会生气呢,哥哥只会很开心。”

安妮听了后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上了床,和我说了声哥哥我好累就睡去了。

看着安妮沉沉睡去,我找到一面镜子,看到自己白发苍苍的样子,镜子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了。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得好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