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飞车炫舞 >> 正文

真女汉子!慈善组织CEO49天跑完七大洲七个沙漠

日期:2019-12-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真女汉子!慈善组织CEO49天跑完七大洲七个沙漠

北京时间3月29日,“渴望水源”是是由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青年领袖们创立的水资源保护非盈利组织“渴望宣言”所举办的一项活动,这个总部位于北京的慈善组织专注于为水资源的保护而奔走。据“渴望水源”活动的官方社交媒体主页跟踪报道,该组织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娜-古力身体力行,花费七周时间,跑完了七大洲的七个沙漠,共计里程数1049英里,来借此提高全球人民对于水资源保护的关注度。

米娜-古力本身就是一些艰苦比赛的爱好者,她曾经参加过撒哈拉沙漠马拉松,6次完成铁人三项的比赛。当地时间本周一,米娜-古力完成了她人生中迄今为止最艰难的一段旅程,她花费了七周的时间,跑完了七大洲的七个沙漠,共计里程数1049英里,这几乎相当于40场马拉松的比赛。通过慈善机构的官方媒体平台,米娜-古力记录了自己的挑战过程。

米娜-古力曾经是一名维权律师,现在她致力于传播有关全球水危机的意识和观念。此次挑战七大洲的沙漠马拉松,米娜-古力在当地时间2月1日开始了自己的旅程,起点选择在了欧洲西班牙的塔韦纳斯沙漠,塔韦纳斯沙漠位于西班牙阿尔梅里亚省的东南部,这里是欧洲最干旱的地区,也是欧洲大陆唯一真正的沙漠气候地区,即使是沿海部分,年降水量也低于156毫米,这是世界上最未知的沙漠。在这里,保温和保湿是最重要的,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危险,运动员必须始终保持有计划的战略。开始挑战之前,米娜-古力接受了相关的培训课程,但是挑战了这个沙漠之后,她仍然出现了因为脱水而体重下降的情况。“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实战考验,我承担着艰巨的工作,早上的时候我非常兴奋,但是慢慢就变成了平静,我只想专注于自己的目标,只是把目标放在了下一步。”米娜-古力说。

一周之后,完成了全程240公里的第一项挑战的米娜-古力来到了西亚的约旦,挑战这里的阿拉伯沙漠。约旦的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是世界最低的,在该国第三大城市扎泰里,每人每日的用水额度只有35升,但是根据国际惯例,每人每天必需用水量是80升。阿拉伯沙漠与沙特阿拉伯、也门、阿曼、科威特、埃及、伊拉克、阿联酋、卡塔尔和约旦等多个国家相邻,是世界上的第二大亚热带沙漠,也是世界的第三大沙漠。米娜-古力团队在晚间抵达当地,第二天破晓,米娜-古力就开始了征程。在这里,她在六天里要跑完六场马拉松的距离,在干净纯粹的夜空中,成千上万颗繁星伴随着米娜-古力前进。“我们应该相信,我们有能力让未来变得比现在更好。”米娜-古力感慨道。

第三场挑战也是最艰难的,那就是南极冰原。米娜-古力的团队从澳大利亚霍巴特飞赴南极,在凯西站,她们得到的天气预报是最高气温零下39摄氏度,最低气温零下51摄氏度。为了抵御严寒,米娜-古力穿上了厚厚的外衣,不过命运和她开了一个可怕的玩笑。南极地区的温度居然在比赛期间开始回暖,几天之内冰面就开始变薄,一不小心就会碎裂,如果跌入洞中,后果不堪设想。米娜-古力不得不小心应对着每一种可能出现的危险,她的团队成员则在悉心设计线路,以帮助米娜-古力不至于在白茫茫的一片中彻底迷失。在南极,米娜-古力见识到了最美的人间正午,那里刚刚从极夜中摆脱,企鹅们也开始出来卖萌,一切都美的像在童话中一般。

第四个挑战是澳大利亚的辛普森沙漠,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有人居住的最干旱的大陆,这里的干旱或者荒漠的土地面积占到了70%,仅次于南极大陆。辛普森沙漠也是澳大利亚的10个沙漠里,面积第4大的。虽然是自己的“祖国”,但是她觉得挑战的难度丝毫没有降低:“挑战一点都没有变得容易,但是,我越来越强大了。”辛普森沙漠的傍晚美丽、温暖而静谧,没有比用跑步而结束一天的生活更加惬意了。在这里,米娜-古力迎来了800英里的半程点,她一共花费了40天的时间:“这里就像是一个绝对滚烫的炉子!真不愧是死亡之谷!”不过虽然精疲力竭,米娜-古力还是坚持了下来。

第五个挑战是南非的理查德斯维德,这里是一片由高山和峡谷构成的多山荒漠,位于南非北开普省。南非是世界上第30大干旱的国家,根据政府测算,2025年的时候这里的水资源就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今年是南非所遭遇到的23年来最干旱的一年,九个省份都被划定为旱灾灾区。在这里,米娜-古力克服了火山岩构成的多峭壁山脉和下游是与纳米比亚国界河的奥伦治河周边较为繁茂地区的地形困扰,奔跑了三天之后,米娜-古力和她的团队们才看到了第一株植物——被誉为“南非守望者”的“半人”。

第六个挑战,米娜-古力和她的团队来到了南美洲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这是一片拥有1500万年历史的古老荒漠,覆盖面积超过了1000平方公里。这里是地球上最干旱的非极地地区,甚至于比加州的死亡谷还要干燥50倍!这里每平方厘米的年降水量都不足0.004英寸,有些地方甚至超过400年没有下过雨。“我精疲力竭了,我不得不恳求过路的卡车带我走一会儿,来让我可以喘口气。”米娜-古力说,“远处的小山似乎一点都没有变近,无论我跑了多久,它们看上去还是那么远。不过,速度不重要,前方就是前方。”

最后的一个挑战,米娜-古力选择在了北美洲美国的莫哈维沙漠,莫哈维沙漠就是死亡谷的“老巢”,这里是北美最低、最干燥和最炎热的地方,在美国的4亿人民中,至少1.3亿人正面临着每年至少1个月缺水的危险。在加利福尼亚州,每年农场用来种杏树的用水就达到了四万亿升,这些水足够美过所有人喝1405年!在这里,米娜-古力穿过了盐湖、沙漠和荒原:“每一次爬坡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就是尽头,但是翻过这个山头,却发现前面有更多的山脊和山顶伸展到远处。这里的上坡距离达到了20公里,真的是残酷,还有很多狭窄而且蜿蜒的峡谷。”

当地时间3月22日,米娜-古力终于结束了此次挑战,这一天也恰好是世界水资源保护日。她奔跑的距离相当于是40场马拉松,在七个星期里跑遍了七大洲的七个沙漠。更加难得的是,在49天的时间里,米娜-古力的双脚没有起一个水泡,没有损伤一片趾甲,她的团队医生布洛克-希利表示,一切都要依靠着来自于中国香港的“秘方”来帮助米娜-古力的双足免受伤害。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癫疯中心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