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巴厘岛电源 >> 正文

“萨勒曼经济学”的光与影

日期:2019-11-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萨勒曼经济学”的光与影 “萨勒曼经济学”的光与影 发布时间:2018-12-07 03:51:17 已有: 人阅读 沙特阿拉伯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基于王国长治久安之计,出台名曰“2030愿景”的经济改革十五年计划,旨在实施一系列经济政策,切断“石油财政”—“公费开支”—“全民福利”—“经济增长”的传统模式,实现经济脱胎换骨及可持续增长,提高经济安全系数,推动沙特步入“稳健经济”新常态。 理世不必一其道,便国不必法古。此项改革计划宏伟、力度极大,刮骨疗毒、影响空前,堪称沙特版“经济新政”。如改革深化如愿,势将导致中东地区乃至国际经济的一些深层次、趋势性变化。届时,沙特将不再仅限于扮演国际油价风向标的角色,而将成为中东经济走势甚或改革动向的晴雨表。 缘于此,这套改革方案被提上“萨勒曼经济学”的高度,广受经济界研讨及评估。应该承认,萨勒曼提出的改革目标,堪称全方位、深层次;其点睛之笔在于引进外资、殖产兴业,升级产业结构;多种经营、逐利国际金融,推进经济结构多元化;培植市场、将部门的国民经济占比从40%提升至60%;开源节流,保持经济“脱石油”增长。 沙特即将启动或已在施行的政策,包括发行公共债券或向国际银团,用于扩大投资,增加财政收入;推动国营沙美石油公司上市,扩大主权财富基金规模,用以大规模海外收购与投资;扶植采矿、军工、教育、旅游、地产等非油气产业;加大城市建设,以解决就业、住房、供水、健康等民生问题。 “萨勒曼经济学”的出台有其紧迫性及必然性。紧迫性在于油价暴跌、外储缩水,军费猛增、入不敷出,“石油财政”难以为继;必然性则缘于“从摇篮到墓地”的社会保障因资金渐趋枯竭而难以为继。据预测,沙特2016年财赤将达900多亿美元;经济增长率略高于2%。这些现象加深了沙特上层对身患“荷兰病”“希腊病”而沉疴不起的忧患。 非知之艰,行之维艰。沙特1970年“一五”发展规划曾半途而废,而今改革路上的暗礁、深坑依然存在;昔日靠山美欧已无力维持中东地区资本积累的条件及秩序。沙勒曼副王储掌握经济命脉,作为“拓荒者”,直面国内、经济结构中的深层障碍,免不了披荆斩棘,开路搭桥。此番经济改革如同一场押上全部身家的“豪赌”,担子重,输不起。 首先,“萨勒曼经济学”乃沙特高层自上而下、强力推进的改革措施,但国家上层建筑对发展“后石油经济”尚无成熟配套的法律、政策服务体系。换言之,政府机构积弊丛生,难以认识、适应、引领沙特经济新走势;相反,“石油经济”体制下的制度惰性,构成产业结构升级的羁绊。 其次,沙特力推“后石油经济”,构建非油气相关产业,实质是主动参与国际分工,“被卷入”全球性商业竞争和利益分配。商场如战场的严峻形势,倒逼其全面加强价格与非价格竞争力,以跨越“全球化陷阱”。但几十年“石油经济”“腌制”的高福利、超消费习惯,致其难以迅速提高竞争力。 再次,沙特贸易、金融高度依附西方经济体系,如美国是其第一大贸易伙伴;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大部分资金,亦投向西方的股票、债券市场;石油与石油美元的“大出”,与武器装备、工程项目的“大进”,构成对西方的一头沉。而今欲对贸易实施进口替代,势必触动西方难以让利的近千亿美元奶酪。 可见,“萨勒曼经济学”光影交集,机遇与风险并存。要知山下路,须问过来人。凡事当以固本为先,务末次之;即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趋利避害、抓纲代目,临利害之际不失故常,成功在坚持。湖北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病需要要多少钱银川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哈尔滨看羊癫疯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