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利耶格系统 >> 正文

【菊韵小说】桃花债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羽乔怎么也想不到,齐军自杀会将她推到一个风口浪尖上。她不敢面对警察质疑的目光,更不敢面对亲朋好友的鄙夷,她成了一只夹着尾巴生存的“狐狸精”!

只要她街上走过,街尾的一帮孩子就会在大人的默许下,高声喊她“狐狸精”!她摇摇晃晃有些受不住,但自己作孽还得自己品尝恶果,阳光炽热地从头顶穿透她的身体,仿佛万把金箭将她的灵魂刺穿,她捂着脸跑开,洒下一路的眼泪。

唉,你齐军死就死吧,为什么还要扯上我?再说你本来也不是为情为我而死,干嘛要留下那本日记,干嘛非要将那破日记临死之时还抱在怀中?齐军你倒是死了解脱了,而我呢,为什么要留下我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眼泪更多了,脚步也好似生了风,小跑起来,急急地往家赶。

但她还没有进门,就被父母生生地拦在门外,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问她,街上人们说得可是真的?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啊,你让你爹妈的脸哪里放啊!

她扶住门框,哭出了声,说,“爸妈,你们能让我进去吗?难道因为那些,你们也不要我了吗?难道你们也认为女儿天生就是狐狸精吗?你们让我哪里去啊!”

他们让她坐到沙发上,命令道:“说吧。都说出来。”

但突然她又不知从哪里说了。她不得不承认,直到今天,她仍然爱着齐军,仍然怀念与他度过的时光。虽然真相已大白于天下,但她从不为她的爱而后悔,相反,她感觉她能在齐军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将自己完完整整地奉献出去而感到庆幸!

齐军是在她离婚的第二个年头走进她的世界。当时,人们对待离婚女人如同对待瘟疫一样,避而远之。但局长齐军却将她当朋友来看,当然人们认为齐军有很强的目的性,起初,她也对这关怀视为洪水猛兽,但时间一长,她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目的。有一天,她就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关怀我?他笑着说,因为你需要关怀!她又问,那别人也需要关怀,你为什么不关怀别人?他笑得更厉害,说,别人和你相比,你更需要关怀!

她不得不也笑了。

高扬起生活的信心,她仿佛变了一个人,是齐军改变了她。在与他的交往中,她发现别看他平时爱着急,经常对属下咆哮怒吼,其实内心很脆弱。他精神世界的亏空和迷茫,事实上只有她能理解,每次当他着急发脾气的时候,她都用安静潮润的大眼睛望着他,向他传递心灵的安静。每次,他也都能像她所期望的那样,安静地做事。

记得有一天,齐军对她说,“我离不开你了!”她说,“是吗,但我不是你老婆,终有分别的时候啊!”他说,“你别吓我,我不让你走!”她说,“你太贪心了,贪心的人,会被世界遗弃!你要明白,世界的最后,不是贪婪而是奉献,不是吵闹而是和解,不是离开而是团聚……”

他没有让她说下去,他知道,他的生命里不能没有这个比他小12岁的女人,她简直就是生活的哲学家!一个官场里摸爬滚打的人,怎么能离得开哲学呢?况且这个女人这么静美这么温暖,纵然他明白情债还需情来还,但他怎么又割舍得掉呢?他紧紧地抱着她,将他厚厚的嘴唇压在了她那张小巧而红润的樱唇上。

但他还是离开了,离开得那么突然,他怎么就卷入了那桩经济案呢?——这她根本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东西,齐军简直就是一个谜!

在纪委介入调查的前一天,他在办公室里吞服了大量的安定,——手里抱着那本记录他们爱情的日记,蜷缩在地上,睡着一般死去了。

他老婆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就携款潜逃了,留下他们12岁的儿子,守着那个家。齐军父母已仙逝多年,孩子整日以泪洗面,好在有好心人帮忙,艰难度日。

她一直低垂着头,说得杂乱无章

父亲说,“如果你要重新生活,你必须现在就离开这里!”

“我——”

“我们也是为你好!”母亲说着,进入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扔给她,“拿着吧,赶紧走!等过一段时间,再回来!”

她含泪挎起包袱,冲着父母慢慢地跪下去,母亲走上前,伸手挽住她的胳膊,说,“哪有孩子不犯错的,我们原谅你!但你从此要好好地生活!再不可发生这样的事!”

但就在她打开家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泪流满面的少年。

少年说,“你是羽乔阿姨吗?我是齐军的儿子齐小明,我早知道你和我爸爸的事情了,如今我爸爸死了,我妈妈走了,只有你与我爸爸有过感情,也间接与我还有那么一点联系!阿姨,我相信你和我一样,绝不希望离开!因为家人和亲人都在这里!”

她扔下包袱,双手抱头,慢慢蹲下去,她感觉自己又将陷入另一种漩涡,而且这漩涡她自己看不见,但她已感到心疼,感到隐隐的不舍。

父亲上前一把拎走少年,但少年双腿乱蹬,顽强呼喊,“你就是羽乔阿姨,只有你和我一样,只有你!”

心,在慢慢地撕裂。她抬头望天,天空忽然变得高阔起来,云朵都凝住不动了,她喊,“爸爸,你放下他!我想我没有孩子,我会把他当成我的孩子来抚养!”

父母高声尖叫起来,说,“你傻了吗,哪有你这么爱一个男人的,况且那个男人已经死了,这孩子又与你何干?”

但羽乔不管,父母看她眼神坚定,神情冷凝,知道无法左右她了。

一缕暖风扑上她的脸,从此,她拉起齐小明的手,直到多年以后将他送入了大学,她才长舒一口气,她终于偿还了她的情债。

继发性癫痫病诱发因素
郑州怎么选择治疗癫痫医院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男大须婚网 | 对外贸易商品结构 | 历届欧洲足球先生 | 七年级上英语教案 | 固始县教体局 | 那些年豆瓣 | 秃鹰小时